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艺术人生
    一辆豪车停在两人面前,车里男人探出一个头,他的脸干净而俊朗,要不是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知道这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渣男。说不定也会对他动心,毕竟秋鸣生前只是一名普通大学生。

     “上车。”男人有些不耐烦,秋鸣对其好感降到冰点。原主和这个男人是家里从小订的娃娃亲,明显这个男人并不上心,原主倒是爱他爱的深切。

     “秋鸣,我不能和你订婚,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再和你订婚对你不公平...”男人难得好脾气的说着。

     秋鸣挥起一只手:“打住!谁说我非你不可,你喜欢谁又关我屁事,如果你找我就是为这事,我就先走了。”说完拉开车门,似想起什么般回头无视男人诧异的眼神说道:“我父母那里你自己去说,我可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做借口。”

     说完转身而去,秋鸣表情严肃,想不到宣雅这么快就和叶泽接上头了,原主真是悲催,愣是到宣雅成名之后才知道男人喜欢的是谁。其实想想也知道以宣雅平民的背景如何能在复杂的娱乐圈这么快成名。

     车里的男人久久不能回神,这真的是秋鸣吗,他都已经准备这女人大吵大闹后把她揪下去,却没想到这女人反应如此平淡,心里莫名有些复杂。

     秋鸣下车后和谢雯去了班里举行的partty,果然今天的大赢家宣雅也在。逐一打完招呼,就径直走向角落的沙发坐下,谢雯倒是喜欢这样的氛围,咧着嘴在人群中穿梭。

     “秋鸣,今天的事你不会怪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不来叫你的。”宣雅径直走来,嘟着粉唇一脸的无辜。

     “你当然不会有意来叫我,因为闹钟就是你关的不是吗。”秋鸣一脸轻蔑的看着宣雅,“何必解释呢,不会又想当****又想立牌坊吧。”说完也不想和这绿茶婊多说,正打算走开。

     “秋鸣!就算我们是室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情。”只听身后哭泣的声音大声指责着秋鸣,正大声谈笑的同学纷纷注意到了这边,看到哭泣的宣雅,大家只认为秋鸣自己面试迟到,还怪班里最柔弱无害的宣雅,矛头对准了秋鸣。

     “对啊,你是不是嫉妒宣雅成功签约了。”一名女生愤愤不平,其他同学纷纷附和,就像这名额本该就是宣雅的一般,而秋鸣在无理取闹。

     秋鸣冷笑:“不是她,我的手机闹钟能自己关闭?”宣雅无力地摇着头,泪水在脸上肆意:“不是我干的,我不会干这种事情,同学们都了解我的。”秋鸣真心觉得这宣雅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同学们依旧相信着宣雅的话,愤怒丝毫不减。

     “好啊,这件事我也懒得和你扯,你和我男友搞上也是你什么都不知道?”秋鸣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惊慌的宣雅,继续慢条斯理地说:“原本我也不打算计较,毕竟我压根也不在乎所谓的签约和这个渣男,你既然喜欢翻垃圾,我也无力阻拦不是吗?你何必捡了我垃圾当宝还问我要不要,真是自取其辱!”

     再听不懂两人谁对谁错,就是个傻子。秋鸣带着一脸懵逼的谢雯推门离开,丝毫不关注一向同学关系中无往不利的宣雅受到了怎样的指责,也不关注宣雅盯着她的背影是怎样的怨怼。

     “秋鸣,你刚刚实在是太霸气了!”妖娆美艳的谢雯冲她竖起了大拇指,“你是没看到宣雅恨你那样,实在是太解恨了,哈哈哈。”

     秋鸣对着谢雯微微一笑,其实她并没有表现地那么淡定,其实心里虚着呢,正所谓输人不输阵,气场不强估计早被那些个唾沫星子淹死了。

     今天秋鸣并没有回寝室而是打车回到自己家,她把今天和叶泽还有宣雅的事情和自己的态度说了一下,好让父母在明天叶泽取消婚约的事情上有个准备。

     “想不到叶泽那孩子是这样的人,气死我了,明天我找老叶理论去。”父母都为秋鸣的遭遇感到气愤。秋鸣不忍让父母生气,摇着父亲的胳膊笑道:“爸,为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再说早看清了这人对我们不也是一件好事吗,这种人我还不稀罕呢。”

     “你呀,前两天还和我说非他不嫁呢,怎么,今天就想开啦?”父亲勾了勾秋鸣的鼻子,乐呵呵的笑道,看到女儿乖巧撒娇的样子,什么叶泽什么宣雅都见鬼去吧,反正我女儿不稀罕。秋鸣皱了皱鼻子:“什么非他不嫁呀,知道这事后光庆幸看清他的为人了,谁还会去惦记这种人渣。对了爸,我打算下学期去奥地利当交换生。”

     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后,秋鸣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现代而简约,秋鸣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对着手链闭上眼默念着:鮫人的乐器,眼前浮着一根近乎透明的音符。秋鸣靠着意念操控着它变成钢琴的模样,秋鸣围着钢琴转来转去丝毫没有头绪,没学过钢琴该怎么搞,抓着头发苦思冥想,最后在钢琴夹缝里找到了一本乐谱,秋鸣翻开乐谱竟发现她这个门外汉居然看懂了。做了这么多准备其实秋鸣只是为了试试自己这莫名而来的血统到底如何,轻轻把手指放在琴键上。

     无数个美妙的音符顺着秋鸣的手指倾斜而出,门口不放心怕女儿强颜欢笑的秋父秋母立时陶醉其中,秋鸣感觉手指一放到钢琴上,如有了生命一般在上面舞动,她难以置信这音乐真的是自己弹奏出来的吗,她感觉自己游荡在音乐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钢琴声戛然而止,三人渐渐清醒,秋父秋母大眼对着小眼,平常女儿弹这首致爱丽丝虽然不错却是没有这般出神入化,这水平问鼎世界级不是没有可能。二老倒是没有想太多,只是欣慰女儿出息了,两人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

     秋鸣却闭着眼想着什么,她弹琴的时候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却只是一瞬间她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