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人鱼的眼泪
    男人从鲛纱夹层里掏出一张羊皮卷,正色道:“这是当年我和你娘在外游历的时候一笔笔临摹下来的地图,”摊开羊皮卷,指了指鲛人的根据地,”我们鲛人族居住在这片海洋,左倚辰国右靠白国,辰国以音律修行为主,音律修行者以心境、精神力为主,对我们鲛人没有猎捕心也代表没有威胁,所以我比较推荐你们先去辰国适应一下。“说完顿了顿。

     ”那其余三个国家呢,是不是很危险?“秋鸣有些急迫的问道。

     男人用盲目地在地图上点了点,叹了一口气:“可以这么说,庆国以剑仙为主,白国以修道为主,都注重天材地宝,而我们鲛人就是其中之一,斗国是体修之国,为了炼体、炼骨、炼心、炼魂,都会疯狂的追逐鲛人的脚步。对我们而言,这些国家都太过危险,没有一定的实力最好是不要去。”秋鸣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代表人修和鲛人基本是不死不休的局,虽然鲛人一旦化形和人类别无二致,但难保没有一两件法宝能探测出鲛人的,若不是鲛人隐藏极深,估计怕是被疯狂的人修捕杀灭族了罢。

     那宁思云便是庆国万剑宗的弟子了,原主临死之前清清楚楚地看到宁思云唤出的本命法宝就是一把出鞘的剑,也正是那把剑挑掉了她的手筋,斩断了她的尾,放干了她的血。想到这里,秋鸣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那汹涌的恨意狂啸而来,恨不得此刻便飞去庆国斩杀了那厮,但是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不然只怕还没到万剑宗便被贪婪的人淹没。她捏紧了拳头,此仇终有一日十倍百倍偿还。

     又交代了许多事项,无非是在人间要注意学习人的走路姿态,遇到水要尽量避开,真的碰到水了一定要克制住变成鱼尾的冲动。父亲则进内屋拿出了一个包裹递给了秋鸣,秋鸣挂在了肩上。

     临了,女人郑重的交给她一羊皮卷,狭长的凤眼有着关切还有些秋鸣看不懂的情绪:“这是一本顶级的身法,说起来当年被发现后全靠它才能从那么多修真者手上逃出来,有空你学一下,会有意外的收获。”今天是一年来女人话说得最多的一天,秋鸣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关怀。

     秋鸣跪地接过,书举过头顶。

     “孩儿谢过母亲大人、父亲大人,谨遵嘱咐。”抬头看到男人眼里的泪意和女人眼神里难以克制的不舍,原主的情绪直冲脑门,这是欣喜、是不舍、是愧疚,若不是原主任性,小夫妻根本不会送命。

     两人经久不变的感情更让秋鸣感慨,他们在一起200年了,仍旧像新婚时一样恩爱。而自己的家庭....父母在一起才20多年,父亲就经不起外面的诱惑,秋鸣不禁有些伤感。

     郑重拜别小夫妻后,秋鸣发了一个传音符给最喜爱的汝金。汝金还小,幼小的鲛人通常都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秋鸣不好上门打搅,只好叫汝金出来。

     不一会,小小的人儿出现了。

     “秋鸣姐,你化形了!“汝金围着秋鸣转了一圈,仔细端详着白净的双腿,”双腿真好看。“听到汝金的赞美秋鸣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鲛纱不长只到大腿,和现代的短裙相差无几。这样的衣服在古代也是大逆不道了,好在秋鸣早就在旧的鲛纱上剪了一块当作内裤在穿,不然定是不敢出门的。

     ”明天我就要离开了,你湛金姐也化形了,我们打算一起离开,你在族里一定要好好修炼,早日化形来陆地上找我们哦。“秋鸣笑眯眯的伸手摸着汝金毛茸茸的小脑袋。汝金眼里瞬时充满了水汽,把头埋在秋鸣的肚子上,闷声闷气地说着:”我舍不得你。“

     秋鸣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骂道:”好你个小娘皮,光说舍不得我了,你湛金姐呢。“

     汝金推开秋鸣,瞪圆双眼:”我才不是小娘皮,你们才是娘皮,我是小男子汉!“秋鸣上下打量汝金气红的脸,含水的眼睛,樱红的双唇,乌黑直腰的长发,惊讶道:“你不是女孩子吗,而且怎么看怎么都是萌妹子啊。”汝金听不懂什么叫萌妹子,但他知道妹是什么,小脸气地更红了,转身就游走了。

     看着汝金气愤的走了,秋鸣笑着摇摇头,这小丫头定是杂记看多了。

     躺到贝壳上看着海面,月亮掉到海里了,已是夜晚了。秋鸣这时才想起月夜下的少年,秋鸣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当时光想着筑基了,都忘了每天晚上的交易。

     又爬上了石礁,这一次她用的不再是鱼尾而是雪白的双腿,她再也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秋鸣奏起了琴,弹了一首,一首又一首。直到天空微微亮,少年还是没有来,不禁叹了口气。没有太多耽搁,秋鸣回到了海里。

     天还没有亮。

     秋鸣却已收拾好了行装,回头看了看她的贝壳,好想打包带走啊,她柔软的贝壳肉,她古代的席梦思!然并卵,这种东西只能更多的暴露鲛人的身份,幽怨的多看了几眼,她要出发了,在天亮之前到达海岸。

     来到族门口,这是和湛金约定好的地点,金色鱼尾,穿着水红色鲛纱,青丝飘摇在水中,恬静的双眸望向天空,眼里是坚强和即将离家的不舍。紧抿的红唇在发现秋鸣的时候有了些弧度。

     秋鸣迎着湛金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散出的颜值就连湛金都有一丝失神。

     没有送别的队伍,这是鲛人的习俗。化形的族人离去的时候,鲛人们要一如既往的过自己的生活,送行对他们而言是一种不吉祥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