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人鱼的眼泪
    辰国城南海岸。

     星辰微闪,下弦月半挂在天边,月光黯然。

     海浪冲打着石礁、沙滩,一浪接一浪。

     有衣着仙然的两佳人靠岸,唯一窘迫的是佳人都衣不蔽体,衣裳只到大腿。

     秋鸣和湛金面面相觑。

     湛金有点支支吾吾说道:“这样子在人间正常吗?总感觉怪怪的。”鱼尾和人腿不着片缕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一阵风吹来,她总感觉哪里凉飕飕的,不由小脸一红,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尴尬的事情。

     秋鸣不禁笑出声,还是第一次看到坚强而自律的湛金露出这样尴尬的表情,想必族长家里忘记给她准备人间的衣裳了。

     从肩上取下包袱,拿出父亲给她准备好的衣物,一共两套,一套浅红色,一套白色印花。

     “喏,给你,你要是不会穿,你就边看边学。”伸手递过去浅红色衣裙,也不管她,自顾自地穿了起来。从内衣裤到襦裙,从襦裙到披挂....

     所幸天还未亮,这个时候是没有人出来活动的。

     两佳人娇俏而立,个子稍高些的女子跺了跺脚道:“这麻布衣裳穿得浑身难受,又痒又痛,跟鲛纱没法比,真不知道人怎么就爱穿这样的东西。”就连一向稳重自持的湛金都忍不住抱怨道。

     这样一说,秋鸣都感到身上无处不痒,麻布磨得有些痛。她第一次感觉以前当人时穿得衣服那样的粗糙不堪,就连花样也不如鲛纱灵动。

     辰国首都靠海,名为彩音都。

     日上中天,两人终是赶到城门前,此时已是香汗淋漓。

     早上进城的人排长队,此时进城的人却已是不多了。

     大热的天,守城门的士兵们早已有些不耐烦,检查搬运货物的推车时,更是不耐烦的踢打着货物,进城做买卖的人都是穷苦人家,看着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的时候才逗得士兵哈哈直乐。这太平世道哪里会有贼人出入,士兵早已颓废,只知道享乐。上面的人受气了找他们这些小人物撒气,他们受气了随便找个百姓撒气也未尝不可。

     有个眼力好的城门士兵看到两佳人肤如凝脂,弯眉明眸,穿着朴素,并不像达官贵人。不由眼前一亮,伸手拍了拍旁边一起值班的兄弟。

     “真是好美人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女人,若能睡上一晚,定是欲生欲死,不枉此生啊。”眼睛不离美人的,表情更是垂涎千尺。

     秋鸣看到两人淫邪的眼神,不禁心中作呕。身边的湛金也是皱着眉头,丝毫不掩饰厌恶之情,心中想着,陆地上的人长得真丑,做出来的表情也好恶心。

     很快轮到秋鸣二人。

     “两位娘子,不如陪哥几个喝两杯,以后城里哥几个罩着你。”士兵甲放肆地打量着两个美人,那是越看越心动,心中有股火在烧。

     这次就连秋鸣都皱起了眉头,旁边的路人纷纷为二人感到惋惜,这样美丽的人要被这几个龌龊的士兵给玷污了,心中都生起了怒火,这些士兵太不是人了,却又不敢言,得罪了他们以后城门难进,家里一家老小可都指望着他们糊口呢。

     湛金从小在族里就没受过这档子气,气愤道:“不去又如何?”

     士兵乙哈哈一笑,露出一排黄牙,嚣张说着:“又如何?不陪就不许进城!”

     秋鸣听此言也有些窝火,气急反笑:“这城门是皇家的,我们两个女子既没有犯法也没有带违禁的物品,你这样逼迫良家妇女,还有没有王法了?”

     士兵甲一拂袖一抬脚,踩在一辆推车上,指了指自己,不可一世:“王法?哈哈,我告诉你,在这城门,我就是王法!”也不顾旁边士兵乙疯狂扯他的袖子,烦了就骂道:“一边去,这两妞你不泡我泡,别在一边烦人。”

     马蹄声临近,

     “哦?刚刚谁胆敢说自己就是王法的,站出来。”一勒缰,骏马嘶叫,双蹄跃起,马儿挡住了阳光,人们只看到刺眼的光却看不清马上的人,听说话似是年轻人。

     士兵甲反射性说道:“我说的!”说完才反应过来,能骑马儿的都不是一般人物,何况是一匹骏马,不由脸色一白。忙收起踩在推车上的脚,哆哆嗦嗦伏地:“不知是贵人降临,小的无心之失,无心之失。”说罢,偷偷抬头看了一下马上的男人,这一看更是不得了,贵人腰间挂的玉佩正是皇家独配的,自己还在那里嚣张说那样的话,只怕前途尽毁是小事,丢了性命才是大事啊,不由抖得更加厉害。

     男人不理睬地上跪着的丑人,下马向两佳人走去,这才看清了男人的面孔。

     ”不知两位佳人有没有受惊,都是在下缚下不严,还望佳人海涵。“男人有礼的回道。好一个清新俊逸的男子,一向在海底见惯美男的秋鸣二人也不由惊叹,这风度和相貌也丝毫不差知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