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人鱼的眼泪
    秋鸣倒是无所谓,本来她就打算出手教训小小士兵,不过有人愿作恶人,她也不介意。而湛金更是红了脸,朝他欠了欠身:”多谢公子相救,不知公子姓甚名谁,有机会小女定报恩情。“那娇羞的模样让秋鸣捂脸,又是一个中了英雄救美毒的女人,你敢不敢告诉我,这救你的要是个丑男,你还娇羞不,秋鸣腹诽,其实又不是打不过这几个小兵。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姑娘不必放在心上。”青袍加身的男子笑了笑,那笑脸俊逸非常,又惹得湛金一阵绯红。

     秋鸣第一次感觉到了古代女子真的和现代女人完全不一样,古代女子真的是动不动就娇羞脸红,其心思一览无遗,让秋鸣难以直视。

     男子眼中的欣赏并没有逃过秋鸣的眼,看来妾有意郎有情,湛金也不算是单相思。

     秋鸣欠了欠身道:“不知公子能否带我们去一下千音阁?”千音阁是辰国最大的门派,主通音律,千音阁又位于彩音都最深处,小夫妻画的图是几百年前的都市,几百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通往千音阁的路估计也已变迁。这辰国光看守城士兵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这次只是小小士兵,万一是权贵逼迫只怕难善其身了,毕竟修士众多,哪家权贵在门派里没几个修士。

     男子有些惊讶,剑眉轻挑:“原来你们要去千音阁,你们也是来参加十年一度的选拔赛吗?”这话说得秋鸣和湛金相觑,然后点头称是,想不到能这么巧就遇上了,两人还准备上山毛遂自荐呢,这倒是省了许多功夫。

     男子看到湛金羞红的脸,心中有些一动:“我叫周子骄,也是千音阁的弟子,如果不介意,我送两位姑娘去比赛的地方吧。”周子骄在心中默默忏悔,兄弟,哥对不住你了,难得遇到心动的女子,你谅解谅解哥。作为礼节,三人交换了姓名。

     秋鸣看着湛金眼神散发着光芒,若不是20多年来的自律和礼节束缚着她,只怕要高兴得跳起来了。不由感慨,爱情真伟大,那样大家闺秀的人都能破功,虽说真是难得一见的俊男,看着她们的眼神倒也清澈干净,风度礼节更是没得挑。

     体谅女子的脚程,周子骄并没有上马骑行,而是牵着缰绳和二人边聊边走。当然临走时,不忘了叮嘱士兵自去领罪。士兵甲看着三人的背影感慨,想不到这两个美人竟是参加千音阁的修士,还好没有酿成大错,接着又忍不住抱怨,既然是音律师就应该说一下,何必害人,想到要去兵部领罚又是心头一抖,希望同僚手下留情别被人抬着出来。

     进城后,秋鸣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就是古香古色的世界,现代有许多人都好奇着古代的世界,而秋鸣就是其中之一,她从来没想过能亲身体验,这是她第一次感谢三界调节员的身份。

     城里的街道两边都是摊位,摊位十分整齐。小贩们为了生计朝路上行人各种叫卖,小贩们都穿得整整齐齐,没有明显的补丁,看来辰国倒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样,起码平民过得都比较富庶。

     街上行人络绎不绝,有不少人都背着乐器,其中也不乏小孩子,就连小贩摊上卖得最多的也是各式各样的乐器。

     “周大哥,人人都背着乐器呢,就连小孩子也....”说到这里,就连湛金也不知道如何说,小小的孩子背着比自己还大几倍的乐器让人有些不忍,湛金提出的问题也正是秋鸣所想知的,两人都好奇的望向周子骄。

     周子骄笑起来,他的笑不似知堇那般温和,反而带着几分霸气,道:“两位姑娘是第一次来辰国吧。”看到两人称是,“我们辰国以音律出名,人人都爱音律,平民百姓基本培育小儿从五岁开始,千音阁每年都会对六岁到八岁的孩子进行内招。”

     千音阁

     来往的修士都快踏破了门槛,报名出来的修士基本都对前来报名的修士露出敌意,要知道这每十年的选拔,内门弟子名额实在有限,每来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个被刷到外门甚至落选的可能,除了寥寥几个有名的音律修士并不在意,而陈舞阳就是其中之一。

     秋鸣三人迈进,

     陈舞阳迈出。

     与三人擦肩而过的陈舞阳并不知道白国皇子天天在她耳边念叨的天籁音律师就在三人之中。

     径直走进大厅,来到报名处。

     负责登记报名的修士眼也不抬,不耐烦的说:“名字,擅长乐器,一枚灵石。”

     “湛金,擅长扬琴。”

     “秋鸣,擅长秦筝。”古筝在史记中记载是秦筝,也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是否也是这样的称呼,说完后秋鸣也有些紧张,看到修士记载后也就松了一口气,自然两枚灵石是周子骄出的,要泡妞么,不付钱怎么成。

     报名后,就与周子骄别过。

     看着恋恋不舍的湛金,秋鸣忍不住想逗逗她:“是不是看上他了?我看啊,某些人的一颗心恨不得跟着那人去了哦,”说着,又拖着下巴,一本正经,“嗯,长得俊,身材好,人格魅力强又风度翩翩,不失为好相公的人选,我也动心了咋办?”说完,一脸烦恼。

     湛金顿时瞪圆双眼:“他是我的,不许和我抢。”看着突然喷笑出声的秋鸣,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不由在一旁生闷气。

     看着秋鸣笑靥如花,青丝柔软的垂落,湛金突然有了危机感,若是争起来,谁又放得下这样美的人。

     似是看出湛金的担忧,秋鸣笑道:“你放心好了,我可对有心有所属的人没兴趣,你没看到,那周子骄眼里只有你,我只怕就是衬托红花的那片绿叶咯,咯咯...”

     湛金羞涩,笑打着秋鸣,夕阳西下,两人的影子越来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