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别人信不信这些,江成不知道。

     但作为天元宗的嫡脉传人,他是信的。

     “哼!骗人!”

     尽管昨天,她的三姐跟她解释过玄级中品以上功法择主,但她心里还是认定江成不待见她,不像对待七妹一样用心教导。

     “言尽于此,你信与不信,却与我无干。”

     江成接下来开始指导方青璇练习针叶剑法,等她将【封】大致掌握后,又开始传授【绞】式。

     方晨雨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

     在小姑娘想来,她是一定能够找到江成给七妹加小灶的证据的,到时候,看他还怎么狡辩。

     “至于你,暂时不要学习针叶剑,还是以截腿为主。它是整套功法的基础,既能影响针叶剑的攻击,又能影响鬼步的成就……”

     “截腿就截腿!”

     方晨雨噘着嘴,很不高兴地开始练习腿法。

     如此,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下午的时候,三少奶奶带着丫鬟找上门来。

     “当初为什么不教我?”

     她看着正在练武的两个小女孩,眼中满是羡慕。

     那个时候,就算想教,也没有啊。

     当然,这话江成是不会告诉她的,只能随便找理由搪塞:“你已经有了主修功法,在突破先天的关口,贸然更换不一定是好事。”

     “那现在呢?可以了吧。”

     “你要想学,只管来就是,至于适不适合,只有练过才知道。”

     “算你有良心!”

     三少奶奶风情万种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声说道:“你脱籍的事,已经在办了,凭勇武伯的招牌,想来明天就能弄好。”

     “那真要多谢你。”

     这话,江成是真心的。或者说,当初他之所以千里迢迢跑到关中冒险,为的,就是那张代表全新身份的户籍书册。

     “不用客气,其实,跟我答应你的相比起来,还是少很多。现在是没办法,不过你放心,等过了这段困难时期,我一定都给你补上。”

     “那倒不用。”

     当初对方答应的那些,其实根本没几样是真正有用的,所以,自始至终,江成都没有方在心上。

     “那我下午就不走了,正好你教我剑法。”

     “学剑法之前,要先学截腿……”

     江成偷懒,让方青璇过来,给三少奶奶讲解腿法,然后再让三人一块练习。

     事实证明,修道天资,果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拥有的。

     至少,三少奶奶的修炼速度,就不比小鬼头快多少,就这样,一直练习了两个时辰,他才放众人回去休息。

     “对了,还有两个丫头的拜师礼,我也准备好了,明天和户籍册一起给你送过来。”

     正式的拜师,当然要送拜师礼。

     江成也不会故作姿态的不收,不过有些东西,有机会的时候,他也不介意提醒一下对方:“你和那边谋划的事,不管是什么,都要小心一点,给自己留条后路。”

     “为什么?”

     三少奶奶不解。在她想来,十二柱国大臣之一的勇武伯,已经是无人能敌的粗腿了。

     “当然因为那位。”

     江成指了指北面正在不停扩建的神武侯府。

     “不会吧!”

     “怎么不会?要知道,那位也是曾经得到过的人,而且,你们的行事,并不算十分隐秘……还是给自己留条保命之路得好。”

     “怎么不隐秘了?”

     三少奶奶先是不解,但随后便反应过来:“方大昌!”

     江成一笑。

     “还真是!”对方想了想,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两人各怀心思的分开。

     第二天,他的脱籍文书和户籍册便被送了过来。

     江成刚拿到手,六、七两位小姐的拜师礼便随后而至。

     没有意料之内的金银珠宝,只有几株品质还算不错的灵药,这也是神武拜师礼的常见式样,对于武修来说,境界一旦上了内罡,世俗的金银便没有多大作用了。

     江成也不矫情,全部都收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他便带着用不上的灵药,跑到北城坊市,将它们换成了三枚神武币。

     江成打听过,北城坊市偏僻一点的区域,房屋租金是一枚神武币一个月,然后,他便毫不犹豫的在那里租了一套前店后院的小门脸。

     说好了,房租三个月一付。

     从方家脱籍是好事,意味着从此以后,他的身份便不再是受人约束的奴隶。但与此同时,他也要开始对自己的衣食住行负责,且不能再借居方家。

     所谓自立门户,便是如此。

     至于以后怎么生活,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踩点,他已经有了大致思路。

     第二天,北城坊市一处偏僻的小门脸外,便出现了一块崭新的招牌。

     只见招牌上以白底黑字写着“回春堂”三个大字。

     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得则是——专治疑难病症,诊金神武币结算。

     弄好后,他又回了一趟方家,说明自己要搬出去,并约定指导学生的时间——每月七次,还是在原地方,六七小姐居住的小院。

     “你这就要走了?”三少奶奶眼中有淡淡的伤感,但很快被她掩饰过去。

     “恩,很快有要见面了。”

     “也对,我还要学习针叶剑法呢。”

     两人头没有提退路的事,但心里却明白,此事极为重要。

     ……………

     “看病,还要神武币,这人,莫不是疯了吧?”

     回春堂的招牌刚打出来,立刻便受到坊市其他生意人的嘲笑。

     要知道,武修的病可不是谁都能医治的,更何况,这家突然冒出的无名小铺,还口气打破天的要求诊金以神武币结算。

     神武币那么珍贵的东西,谁会拿出来乱花?

     “疯了,绝对疯了!”

     “我看也是。”

     “还专治疑难,真不知天高地厚,武修的病是那么容易治的吗……”

     就这样,江成的生意在众人的围观中开张了三天,竟没有一个人上门。

     而他此时,身上不仅没有神武币,甚至,连金银都所剩不多。

     换而言之,再没有进项,他就只能饿着肚子,每日以暗元灵吊命,就像当初了躲避鹫妖,藏身于树洞中一样。

     ——城内毕竟不是关外,没地方猎杀野兽填饱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