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听了父亲的话,老二冷笑道:“说得好听,是一本玄级功法,把你收买了吧?”

     “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你一心想的,不就是光耀门楣,一雪当年被赶出家门的耻辱?”

     “现在机会来了,一部玄级功法,足以将我们家推上大夫宝座。如果运作的好,经过几十几百年的积累,说不定,神武还将出现第十三家柱国,那时,你将会被作为开创这一切的始祖,被后人永远供奉……”

     “这又有什么错吗?”

     方家家主看着自己的二儿子。

     “是没错,但问题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们武修存活一世,求的,不就是绝顶天下,威压四方?”

     “你自己也清楚,让老三家媳妇和勇武伯勾搭起来的那件东西,一定非同小可,只要落到我的手里,立刻就能一飞冲天,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可你呢,就因为一部玄级上品功法,就要把那个东西放弃……”

     “那东西好是好,但未必能落到我们的手里,就算落到,只能带来一世富贵的东西,哪里比得上可以传承千代的功法?更何况,看勇武伯最近的小心谨慎,只怕那东西会很烫手。”

     “我不管什么千秋万代,我只要我自己的利益,谁不给我利益,谁就是我的敌人!”

     “至于你,已经老糊涂了!你忘了,拜师的是谁?是七妹,能够修炼玄级功法的也同样是七妹,就连六妹都不成,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没拜师的?将来,就算六妹成功了,一旦嫁人,不还是要把功法带到别家?与你与我与家族又有什么好处?”

     “怎么,你这个表情……不会……不会是想用七妹招赘那个小子吧。别忘了,他可是奴隶,就算脱籍也不能娶嫡女,除非我们家愿意自降一阶,才能让他获得真正的神武良民身份……你……你果然是这个打算,你疯了,真的疯了。”

     神武实行的是勋阶制,良民只要对国家有贡献,就能获得勋阶。

     而勋阶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担任官职,是很多家族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因此,极为珍贵。

     而商户方家,勋阶本身就不高,再降低一等,就连现有的那点可怜的免税权利,都要被彻底剥夺。

     他如何能忍?

     “不行!绝对不行!”

     “呵呵……”方家家主平静地笑了一下。

     “你说不行,又能如何?现在,你我都被伯府严密监视着,连院门都出不去。而且,你以为我们还能活多久?我太了解我的那位大哥了,他只要做出决定,像我们这样的,就得被杀人灭口。”

     “所以,我才让你的六妹七妹拜那个人为师。难道你没看出来,他才是老三家的真正心腹,别的人,都和我们方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有他,完全是外来的,又是老三家亲自买的,一路患难,情义自然非比寻常。”

     “什么情义,还不是勾搭成奸!也不知爬过多少次床了。”

     “有没有,我这只老眼还是能看出来的。真等到伯府那边动手,我们能不能保住性命,其实全看老三家的态度,所以……”

     “所以你才要通过那个奴隶,间接达到目的,顺便还能振兴家族。”

     “难道这个答案还不够让你满意?”

     “不够,我可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成了阶下囚。更何况,七妹的身子也要被一个下贱的奴隶糟蹋。”

     “老二啊,你的心是好的,我们武修就该如此上进,不择手段。”

     “但有时候,你还得有点耐心。等到平安度过这次危机,老三家的再也没有后台作为依靠,到时候,想要什么还不是全在我这个家主的一念之间?”

     说到这,方家家主微微一顿:“你想通了没有?”

     “想通了?我以后就老老实实待在屋里,不做任何打草惊蛇的事。”

     “嗯……这样就对了。”

     方家家主满意的点头。

     可惜,他没看到,老二在出门的时候,脸上,堆满了不屑。

     “死老头子,又想要权力又想要光耀门楣,还不是在为自己打算?我又那么蠢,当你手中的棋子吗?”

     作为武修,他只信奉一点,那就是,无论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去抢。

     江成的新住房很宽敞,不仅各种设施齐全,甚至,还有两个貌美如花的丫鬟,负责伺候他洗澡更衣。

     他也没有拒绝这种服侍,因为整个神武都是这种规矩,他是在没必要特立独行,引人注意。只不过,在晚上两个丫鬟爬上床的时候,他什么都没做。

     作为正统传承的道修,他知道,在正式筑基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泄了那一点原阳。否则,事后就要花无数心力去弥补。

     师父和教习是不一样的。

     第二天一早,江成还没醒,方晨雨和方青璇便来到他门外,恭恭敬敬等候教诲。

     “你们来了。”

     半个时辰后,江成终于睡醒起床。

     “师父!”方青璇中规中矩得行礼。

     方晨雨却不阴不阳的嚎了一嗓子,硬是把师父两个喊出了“屎腐”的味道。

     “以后只要你不捣乱,我就不去管你,你也不你也不必把我当师父,行礼问安。”江成却不跟他计较。

     “你什么意思!”

     小姑娘一听就炸毛了:“是不是我姿色平庸,不配让你花心思教导?”

     “这和姿色没有关系。”

     “那就是我笨咯?”

     “你也不笨。”

     “那为什么?”

     看来,江成是低估了玄级功法的吸引力,可能在方晨雨想来,尽管这个师父我不喜欢,还敢得罪我,揍我,但看在玄级功法的份上,我还是勉勉强强跟他修炼一段时间好了。

     若不是如此,在没有父亲监督的时候,她大可不必一大早就和七妹一起跑来。

     “既然你想学,我也会认真教你,绝不藏私。”

     行了师礼毕竟不同,在天道那边,一切行为都有其对应的后果。

     每一种后果,都会如同标尺丈量过一般精准。

     方晨雨不尊师命有不尊师命的后果,他不尽心教导,有不尽心教导的后果,半点都不会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