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都城博阳
    “可是大人,潘家集被毁,我们没有足够武力,镇压那些外来商队……”

     副官提醒道。

     “你直管通知下去!”

     陈市主没有多言,实际上,他在说完后,立刻在心里补了一句:“一会就有了!”

     不是出自神武高层的人根本不会明白这次事件,会产生多大影响。|

     林桀天出身侯府是一点,魔教徒敢公然袭杀军官是另一点。但最重要的还是,定方国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就在上个月,神武侯甚至还将三个军团,调回后方修整。

     熟悉大帝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君主,这次魔教徒跳出来,没准还会正中下怀。

     因为没有目标让他调动军队,纵横睥睨的日子,太无聊了。

     “是!”

     副官遵命下去布置。

     官府毕竟是官府,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威。不一会,整个潘家集聚集地便安静了下来,犹如死寂的坟墓。

     “相公,怎么回事?”

     女奴看着帐篷外往来不息的官差,轻轻皱眉。

     “我也不知道。”江成岂会承认?只管随口敷衍。

     “看这架势,不正常啊,好像是要过兵了……”她真不愧出生勇武伯府,很快便看出一些端倪。

     女奴说的没错。

     第二天一早,整个潘家集便被大批军队包围了起来。

     还是严查身份。只是这一次,严查的对象变成了过往客商,对江成他们这种登记在册的“原住民”,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相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没有。”江成继续装傻:“不过,我们好像可以准备出发去关中了……”

     “为什么?”

     “你看,他们将盘查重点放在了来往客商身上,潘家集如此,我想,其他地方肯定也是如此,这样下去,你猜第一个倒霉的是谁?”

     “堵我们的摩盟教!他们鬼鬼祟祟,比任何人都经不起严查。”

     “所以,他们迫于无奈,只能选择撤离……”

     “而我们的路就通了!”女奴转身就要去挖帐篷。

     “我已经取出来了。”

     江成将木盒以及木盒中的三眼乌鸦之卵,一并放在桌子上。

     现在,这枚本不属于中土世界的鸦卵,除了江成,已经再也没人可以孵化。

     他也不是不知道,这样会和凶物产生因果纠葛。

     但当时,在已经被林桀天盯上的情况下,不如此,就不足以脱身。

     以他现在的修为,一旦暴露真实身份,就必死无疑。

     “那我们准备走吧。”女奴抓过盒子,紧张地反复查看几遍,才终于安心。

     “走?不行,我们在潘家集只是临时登记,根本没有户册,离开就会被严查的军官抓住。”

     “我早说过,这个你不用担心。”

     女奴拿起一些必需品:“只要找一座有朝廷户房的庄堡,就能解决。”

     关外实行的是封地制,但并不表示,神武侯会放任不管。

     一般来说,只要是中型以上庄堡,就会设置户、税、军三大房,他们只受总督府节制,不用理会地方势力。

     “是么?”江成以前毕竟只是囚犯,因此,不是很了解制度细节。

     “放心,这就走吧。”

     她又收拾了一些值钱财物,然后便和江成一起离开潘家集,直奔通往剑阁的下一个集镇——秦庄。

     在秦庄,女奴果真想办法弄到了两张户册,以及配套的通关文书。

     然后,他们又顺利的搭上了一个大型商队,跟着一起朝剑阁进发。

     “听说了没有,在潘家集,有个大官被杀了,还死了不少武官,是魔徒干的,现在各【道】各【路】都在查这个呢。”

     道和路,是神武的军事单位,与地域概念并不完全相同。

     “怎么不知道,死的那个可不止大官那么简单,人家可是旧侯府的世仆,十几代人,跟了好几位神武侯,是真正潜邸老臣。”

     “这都被杀,那还得了!”

     “是啊,要不怎么说,关外的天都被翻过来了呢。”

     “要说他们胆子还真大!”

     “就是!”

     ……

     跑商的,有几个不爱说?刚出秦庄,那些人就热火朝天的议论了起来。

     女奴,也终于知道在潘家集,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这事吗?”

     “没听说。”

     对方狐疑的看了江成两眼,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到了剑阁,你准备怎么办?”

     “剑阁是本家勇武伯直辖的重镇,里面全是他的心腹……”

     “我要是你,就过其门而不自报身份。”

     “为什么?”

     “财帛动人心。”

     更何况你拿的还不是财帛那么简单。

     这话,江成并没有说出口。

     “好。”

     就这样,行行复行行,不一日,商队终于进入了剑阁范围,由于剑阁是军镇,不允许普通人停留,所以,他们又赶了一程,在距离剑阁不远的飞熊岭停了下来。

     “过了飞熊岭,就算正式进入关中了。”女奴在江成身边,指着前方说道。

     “怪不得神武侯能打败六国,一统天下!”

     江成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农田庄舍,若有所思。

     仅仅是一道雄关,便将关外的离乱荒凉和关中的安定富庶隔离开来。有如此雄厚的基础,神武不胜,简直没有天理。

     “年轻人,你们是继续跟着商队,还是单独上路?”不一会,商队管事,就跑过来询问两人。

     跟团是要付钱的,而且价格不菲。

     当然,商队也要相应的给旅客提供安全保护和基本饮食。

     “不用了!”女奴熟门熟路的带着江成走进一家旅店,要了两个房间。

     第二天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一身丝绸的打扮,脸也洗得干干净净,还弄了个罗罩,戴在自己头上。

     “走吧,这次直接雇车回家。”

     单独雇车价格惊人,好处则是想走就走,想停就停。

     对此,江成也不在意,反正钱都是废墟捡的,并且,普通金银,对道修也没多大帮助。

     共乘一车的两人,又花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才终于抵达方家所在的国都博阳。

     并且,商户方家与勇武伯方家,相距也并不远。

     要不怎么说本家呢。

     在中土,三代以内的至亲,才能被称为本家。也就是说,商队方家的主事人和这一代勇武伯,有一个共同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