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怒!
    “老匹夫找死!”

     江成大怒,突然回头一脚,将他远远地踹出小院。

     咔!

     直到那人落地,骨头尽碎的声音,才齐齐传来。

     “不要——”

     另一个疾呼声响起,却是三少奶奶。

     她知道江成的实力,也见识过他杀人的狠辣,因此,一看对方出手,便心知不妙,急忙阻拦。

     但可惜,还是迟了。

     “哎呦……疼死我了……哎呦……”

     小院外传来痛呼声,却是倚老卖老的那位,被江成踢断了腿和大部分肋骨,此时,只能像烂泥一样躺在地上。

     “何必如此。”

     三少奶奶知道,那一下攻击,江成是完全可以躲开的。

     “他想杀我,凡流我血者,我必让他流血!”

     “那不是没杀成吗?”

     “所以他现在也并没有死,如果善行得不到报偿,恶行得不到惩罚,那么天下间,谁还会行善,谁又会不作恶?”

     三少奶奶只能闭嘴。

     自从两人共同上路以来,她就知道,江成有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则,他是那种,只要认准了规矩,都一定会严格遵守的人。

     要么你杀了他废了他的规矩,要么就得接受。

     “快抬出去救治吧。”她无奈地回头,招呼跟在身后的奴仆。

     也不知三少奶奶和勇武伯谈了什么,但能看出,对方对她的封锁,已经减轻了很多。

     “被你踢断骨头的人叫做大方伯,是伺候家主的老人,好几代都在方家出生……”

     “这么说,是有人看不惯我做七小姐的教习,就指使他出头?”

     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江成知道,大宅子里的龌龊,从来都不少。

     “应该是那两房的人,这几年,老爷做事不再像以前那般公正,搞得人心都散了,要不,也不用我一个女流,亲自到关外主持贩卖。”

     江成没接话。

     事实上,他不关心这个。

     他的目的只是将身份洗白,真想要达到天衣无缝,经得起查验的程度,就必须老实在方家待一段时间。

     免得将来官府跑过问“谁叫江成”,大家都瞪大了眼你看我我看你,不仅没人担保,甚至连个认识的都找不到。

     那不是摆明着告诉别人,自己有问题吗。

     “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干嘛,目前,能活动让你当七妹妹的武修教习,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了,其他的,只有以后再找机会……”

     “我知道。”因为没有外人在场,江成连表面上的拱手都省了。

     “比当初答应你的差很多……”

     “已经很好了,多谢。”

     这一次,他的语气中,多少有了点真诚的味道。

     至少,从破窝棚搬到单独房间,能够让他更不受打搅的好好修炼。并且,还能省去不少麻烦。

     要知道纵然是卑贱的奴隶,其中的勾心斗角也不比朝堂上少。

     好像是不斗斗,那些人就无法显示自己的存在一样。

     “慢慢来,会好的。”

     三少奶奶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奇怪,都这样了,似乎还对未来满怀希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只鸦卵给她的底气。

     “三嫂,三嫂……”

     就在这时,一脸兴奋的六小姐从房间内跑了出来:“三嫂,这个人厉害,我要他做我的教习。”

     原来,一直偷看的她,见大方伯被踢断骨头,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小脸红彤彤的。

     相对的,七小姐此时却躲在房间内,不忍的蒙住了眼睛。

     “不行,这个是你七妹妹的教习,你的,要重新找一个。”

     “那有他厉害吗?能一脚将他的骨头踢断吗?”

     大约只有十一、二岁的姑娘,说起踢断江成骨头,竟然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恐怕不行。”

     三少奶奶知道江成的实力,也知道,有时候,对于有些人来说,是不能以境界定战力的。

     在她看来,就算内罡境五重天,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江成。

     “那我不要,我就要他。”

     “可他已经是你七妹妹的教习了,老爷定下来的。”

     “那就让七妹妹把他让给我好了。”

     “教习又不是货物,怎么能让来让去……”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他当我的教习,大不了,我自己去找父亲。”

     “要不,你暂时先教两个吧,等找到合适的人,再专心教七妹……”三少奶奶有些无奈的看向江成。

     她知道,放任小姑娘去找老爷,恐怕不会有好结果。

     “可以。”

     江成无所谓,反正对他来说,都是不一定能教好。

     毁一个是毁,毁两个也并不多费事。别忘了,他可是正牌的不能再正牌的天元嫡脉。

     道修!

     “多谢三嫂!”

     六小姐却不知道那么多,一见江成答应,便欢喜地立刻跳了起来。

     没有什么磕头行礼,教习又不是拜师,说白了,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奴仆,而正式的拜师则是上宾地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江成微微打量了一下小女孩,只见她琼鼻樱唇,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的像瓷娃娃一样。

     而她的妹妹,则比她瘦小一些,眼睛虽然没有她大,但却极为灵动,仿佛深秋的一泫池水,多数时候,她不用说话,光眼神便能将意思表达清楚。

     “七妹,还有你,快出来见过教习。”

     三少奶奶朝仍躲在屋内偷看的七小姐招手。

     对方只得慢慢挪出来,挪到到江成身边,匆匆忙看了一眼,然后又匆匆忙忙躲回屋内。

     “这丫头比较怕生,等以后习惯就好了。”

     “无妨。”

     对方正要再说几句,就见三少爷突然一脸怒色的冲了进来。

     啪!

     他一巴掌重重甩在赵小九脸上:“贱人,说,刚刚去哪了?”

     “夫君……”

     三少奶奶被打懵了。

     啪!

     他又是一巴掌抽出:“不说是吧,你个贱货,天天往隔壁府里跑,还以为我不知道?说,都去见谁了,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

     啪!

     “贱人!你去听听,去听听大嫂二嫂她们都说什么,说得有多难听,你居然还死不悔改,是不是见方家散了,等不及给我戴绿帽子?说,你说啊,是不是!是不是!”

     “方兴献,你还敢打我!”

     “我打你又怎样,别说我是你丈夫,就论修为,你这个后天境的也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接下来,方家三少爷便打得更加欢实。

     而三少奶奶也确实有种,竟然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

     “她没告诉别人,自己已经突破了先天……”

     江成皱眉,他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这一家人。

     “臭****,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还敢不敢出去勾搭别的野男人!”

     “贱人!贱人!”

     许久后,打得精疲力尽的三少爷停下来,直接拽着三少奶奶的头发,将她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