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入内
    江成在门外徘徊了片刻,眼看就要放弃的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打开了后门。

     管家身后,还跟着一个打着灯笼的小厮。

     明亮的灯光,让管家拖出了长长的身影,一直从门内延伸到门外很远。

     这种情形,对正统的五行修仙者来说没什么,但对他,却相当于大开中门,邀请入内。

     因为阴影的特殊性,这种情况,不会触发魂柱预警。

     江成岂会错过?立刻遁入墙角,然后通过与之相连的管家身影,进入侯府。

     灯火通明的侯府占地极大,不过幸好江成也不是非要找谁。

     在他看来,有时候,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东西,往往比当事人更加清楚可靠。

     “听说没有?九姨太又怀上了,把老爷乐得不行……”

     “哼!谁的种还不一定呢。”

     “就是,算算时间,那时候老爷可不在家。”

     “我倒是知道,那阵子,九姨太天天往神武庙里跑!”

     “肯定是跟主持勾搭上了,我可听说,那位新来的主持皮白肉嫩,鲜着呢。”

     “可恨啊,让那个小蹄子先入了嘴,还怀上了孽种。”

     “谁说不是,对了,隔壁本家今天来的那位三少奶奶你们看到没有?”

     “看到了,桃花眼水蛇腰,肯定又是个不守妇道的贱人。”

     “可不是,见天到这边求见老爷,想什么东西,还不是人尽皆知。”

     “我看没戏。”

     “怎么?”

     “老爷都不见啊。要是入了眼的话,以老爷的性子,还不立刻哄骗上床?”

     “唉,这人啊,就是贱,越没戏,就越上心,这不,赖到现在都没走。”

     “要说,这三少奶奶长得也不丑,怎么老爷就是看不上呢。”

     “怎么,你心疼了?”

     “我可知道,老爷喜欢长相端庄的,不喜欢那种下巴尖尖的狐媚子,觉得福薄,克夫。”

     ……

     乱逛的江成不知道进了哪里,于是便听到了以上的对话。

     这就是他说,别人的嘴巴,往往比当事人可靠的原因,若不是私下议论,谁敢当着勇武伯的面,说孩子不是他的?

     不过,双方没谈拢,三少奶奶还天天往这边跑,真是奇怪……

     按江成一开始所想,对方要么献上鸦卵,要么就藏起来死不承认,像这样,既不承认,又跑的勤快,太过鬼吊了。

     “听说,五姨太这个月的亲戚又没来,该不是也怀了吧?”

     “她呀,就是个不产崽的木头桩子,一有机会就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见一次是真的。”

     “对了,昨天陈伯爷家的公子来了一趟,我远远的瞄了一眼,好家伙,长得可真俊,像大姑娘一样。”

     “你就别想了,人家可是小伯爷,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不一定,像周姐姐这么大的胸怀,可不常见,说不定,人家就好这一口呢。”

     “是啊,那啥少妇,可是很多少年人的共同爱好。

     “死妮子,我叫你说,我叫你说……”

     “哎呦,周姐姐害羞了,饶命,饶命啊。”

     接下来,众女便笑闹成了一团。

     江成见再也听不到什么有用信息,便朝另一重院落遁去。

     “周管事,伯爷真的不见我吗?”

     很快,他便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是女奴……不,三少奶奶,他名义上的主人。

     “不见。”周管事的声音很冷。

     “可我有重要的东西……”

     “住嘴!三少奶奶,老爷不止一次的说过,你们家的东西是你们家的,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说的私刑,更是没影的事,老爷之所以关押你家,是因为商号前几个月供给军部的东西,出了点问题,当然要查清楚。”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三少奶奶,请回吧。”

     “这一次我还以礼相待,若是明天再来厮缠,可就别怪老奴僭越不给面子了。”

     “等等,既然是这样,那我能不能见几个家中的奴仆,将事情告诉他们,免得人心惶惶。”

     “可以倒是可以,但不能多,只能两个。”

     “好,两个就两个,其实也就是让他们传一下话,安定情绪。要不不闻不问的,很容易发生事端。”

     “行,我通知一下守卫,回府的时候,你想见谁,就让他们去传。”

     “那就多谢周管事了。”

     “三少奶奶不用客气,您只要安心等待,事情终究会过去的。”

     “回吧,老奴就不送了。”

     人声渐渐消失,想来应该是回去了。

     江成则继续闲逛一会,见再也偷听不到什么,这才转身回窝棚。

     “你可回来了,刚刚三少奶奶派人传话,说要见你。”他刚在窝棚露面,其他奴仆便纷纷围了上来。

     “是吗?我刚刚在茅厕。”

     “小子,行啊,那么短时间就让三少奶奶另眼相看。这幸亏是方家快完了,要不,早晚能让你混成大掌柜,到时候,我们岂不是都要对你卑躬屈膝,满脸讨好?”

     “呵呵……”江成冷笑。并不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

     那货明明是嫉妒了。

     “我说,别笑了,赶紧的去吧,别让主人久等。”

     江成转身离去,很快便到达看守们驻扎的地方。

     “你就是江成?找你半天了,跟我来。”

     一个家丁打扮的看守,横竖扫了江成两眼,这才带他走进另一处内宅。

     只见这处内宅,尽管比破窝棚强,但也强的有限。

     此刻,方家所有人,都被关押在宅内。包括方家的老爷,夫人,大少爷一家,二少爷一家,三少爷一家,以及还未出阁的六七两位姑娘。

     “就是这里了。”看守将他带到门口,并不离去。

     看样是还需要将他带回。

     嘎——

     就在江成准备通报的时候,三少奶奶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面目英俊,嘴角含春的年轻人。

     年轻人没有看他,只是把他当做砖块石头一般,哼着小调离开。

     透过开着的门,江成能够看到,三少奶奶正在满脸红晕地匆忙整理自己的衣衫。

     如此,刚刚里面发生了什么,便不言而喻了。

     “快进去吧,你家三少爷刚走……”

     看守不耐烦的催促,他离得远,因此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形。

     原来这就是三少奶奶的丈夫。

     江成想着,同时上前,而这时,对方也看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