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教习
    “我三哥以前不是这样的。”

     六小姐看着被拖走的三少奶奶,小声说道:“自从我们被关起来,三哥的脾气就变了,尤其是三嫂回来,更是喜怒无常,但没想到,他会动手打三嫂,三嫂被打得好惨,都流血了……”

     江成没有说话。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赵小九还刻意隐瞒了自己突破先天的消息,

     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弯弯绕。

     “对了,你快教教晨雨吧,就教你刚刚踢的那一招,一下就将大方伯骨头踢断的那个……”

     “那个可不容易学,你先说说,你都练过什么吧。”

     “我练过家传的通臂拳,长拳,还有无双剑和十字步,只不过……”

     小女孩原想吊江成胃口,但见他根本不上当,便只好接着说道:“只不过我不能练给你看,那可是我们方家的祖传功法,有一门更是是高达玄级,所以,你还是收起心思,老老实实教我那一脚吧。”

     其实,方家是有地级功法传承的,只不过掌握在勇武伯那一系手里。

     “噢,看来你已经学有所成了。”

     “当然,我已经有锻体境五重天的修为了,很快就能晋升六重天,离巅峰也不远。”

     “那你还需要什么教习。”

     “当然不需要,教习的功法,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大路货,所谓教习,说白了就是负责喂招的陪练,怎么,难道你不知道?”

     小姑娘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不过,你和他们不一样,你的那一脚就很厉害,完全可以教我。”

     “是么,我的那一脚可不容易练成,你得吃点苦头。”

     “放心,我不怕。”

     “好,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我们正式开始。”

     江成丢下一个美好的愿望,然后躲进了自己的屋内。

     听了小姑娘的话,他连最后一丝的歉疚之心,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原本,他还觉得,自己名为教习,不能教学生一些正经东西是种失职,现在既然明白是陪练,那就没什么可愧疚的了。

     只要将两个小姑娘糊弄过去就行。

     倒是分给他的屋子,空间并不大,里面仅能勉强摆放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距离两位小姐的闺房,也非常遥远。

     看来,那所谓保护职责,也不一定是真的。

     想通后,江成干脆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直到有人前来送饭,将他惊醒。

     饭菜很不错,毕竟是有伯爷遗风的宅邸,非常讲究精致。

     江成舒心的将之吃完,然后倒头装睡,由于住的地方特殊,没过多久,他便再次听到那位三少爷歇斯底里的咆哮。

     又在打“女奴”。

     “嘿嘿……你们今天又逗老三了?”

     “没有,我可真没有。”

     “那就是大嫂,对不对。”

     “我呀,就是随口说了句,她孤身跟着一个男仆回来,一路上能发生什么好事?谁知老三的那火爆脾气呀,不知怎么就被点燃了,嘻嘻……”

     “唉,要说,都怪老三家的,自从回来,就一直神神秘秘的不停往伯府跑,那位伯爷是什么性子,整个都城的人都知道,也难怪三弟心里不舒服。”

     “还有那个新来的男仆,我看三弟妹看他的那个眼神,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更远处,一些声音断断续续传来,让江成错愕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火已经烧到了自己身上。

     “三弟妹也真是,有啥是不能摊开跟大家商量的?不跟我们说也就算了,怎么连爹娘都不告诉一声,把这个家当什么了。”

     “还有那个方大昌,几代人,吃我方家的,喝我方家的,自己也被我方家培养成了六重天高手,他倒好,直接就跟三弟妹沆瀣一气,投奔了隔壁伯府,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我看,那个男仆似乎知道点什么,要不要……”

     “得做的隐秘,不能让三弟妹发现。”

     “放心,我知道。”

     ……

     “现在的方家呀,都被人借势搅得一团糟了,也不知底下那些人,到底有几个可靠的……”

     听着听着,江成便似乎对三少奶奶的打算,理出了一些头绪。

     可怜啊,都是被贪婪迷住了眼睛的人。

     她,勇武伯,还有那些不知内情的方家人在这里各逞心思,却不料,头顶有个庞然大物,正盯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唉!

     江成叹口气,继续修炼,他可没打算提醒谁。

     至于那些想对他的不利的明枪暗箭,他自有对付的办法。

     第二天一早,那个叫做方晨雨的小姑娘,便拉着七妹,前来找他学习腿法。

     可怜江成哪懂什么武修功法,被逼无奈,只能一边敷衍,一边构思,最终,参考他所知的道修法门,弄出了一套极为奇特的用力技巧。

     说它奇特,是因为它极为简单,来来回回,就那么三两式行功路线,但效果,却相当神奇。能够将全身所有的精气,集中于一点,然后突然释放出去。

     这种方法,严格说来,都不能算武修秘技。

     因为他本身对战斗力没有任何增幅,只不过是一种将力量集中的技巧。

     别看破坏力似乎惊人,但究竟能取得多大战果,却完全取决于本身的修为。

     也就是说,内罡二重使用它,可以轻易打败内罡一重。

     并且,赢得开心,赢得漂亮。

     但反之,内罡一重用来攻击内罡二重,则会死得非常难看。

     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一重天虽然必定打不过二重天,但却不是完全没有逃命机会,比如,可以使一些秘技,阻一阻对方,为自己赢得时间。或者轻身功夫了得,也可以让对方追之不及。

     但江成想出的东西不一样,不用还有机会活命,一用就必死无疑。

     但用来忽悠小孩子,应该没有问题。

     至少,不能让人抓住把柄,说他什么都不教,然后把他赶出去。

     虽然并不贪口腹之欲,但好吃点的饭菜,单独的住房,想来谁都不会拒绝。

     “我可以教,但有一点先说好,能不能学会,全看你们自身的悟性。”

     “放心吧,我一定能学会的。”

     六小姐很自信,七小姐则沉默不语。

     于是江成便将自己新创的武修“腿法”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不难!”

     方晨雨闭目片刻,然后站起,对着院中的皮人狠狠踢出一脚。

     啪!

     草人的机关摇晃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原位。

     “才三力!我就是不用新腿法,也能踢出这个力道。”她皱着好看的鼻子看向江成,一副想知道究竟的样子。

     江成却不吃她那套:“你的行功路线不对,再来!”

     “来就来!”

     小姑娘又踢出一脚,这回,连三力都没有了。

     哼!哼!

     她不服气,连接乱踢,可是,始终没有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