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献祭
    “兄弟们,为大人报仇!”

     六十多个武官,虽然因为修为不同,赶来的速度有快有慢,但却无一例外,都看到了这一幕。。

     神武以武立国,军法森严。

     别的不说,单只主官身死而他们安然无恙,不管什么原因,都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必须有人死。

     只有敌人的头颅,才能减轻他们的罪过。越多越好。

     “杀!”所有武官都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和一生前程就取决于这一战上,因此,个个都拿出了全副精神,不敢有丝毫大意。

     首先遭难的,当然是那些分开搜索的摩盟教徒。

     他们本来就处于外围,人数不多队形又分散,因此,根本不是那些习惯了杀戮的军官对手。

     “跑!”

     看到手下一个接一个被杀,摩盟教头目立刻下令撤退。

     “跑得掉吗?”

     武官那边,立刻冲出三个速度极快的武修。

     也就眨眼功夫,他们便突进到了后方的摩盟教徒中间,举手收走三条人命。

     “七重!七重天高手!”

     剩下的教徒大惊。

     “既然必死,那还遮掩什么!”

     一个人,突然抽出自己的武器,然后念念有词的将胳膊砍了下来。

     “哈哈……”他大笑,接着又砍向左腿。【ㄨ】

     鲜血飙出了十好几米,他自己也痛苦的五官扭曲。但是,他的眼睛,却因为血红而显出一种妖异的光泽。

     “此时不做,还等什么!”

     剩下的摩盟教徒,也纷纷开始有样学样。

     “执掌痛苦的深渊啊,我是血池中至贱的爬虫,我将我的肢体贡献给你,祈求得到恶畜的恩赐。执掌痛苦的深渊啊,我是枯骨中腥臭的黑蛆,我将我的残忍贡献给你,祈求得到烂瘟的恩赐。执掌痛苦的深渊啊……”

     “他们在干什么?”

     戊号营的武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敌人一刀一刀朝自己身上招呼。

     先是三肢,然后是胸腹肋骨,再接着是内脏。

     竟然将心肝胃肠等等一样一样的挖出,整整齐齐摆放在地上,然后,大口吞咽。

     “疯了!”

     尽管久经沙场,见惯了死人,可还是有武官忍不住呕吐起来。

     “不对!戒备!立刻戒备!”

     一个七重天武官大叫。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感觉到了危险。

     十分恐怖的危险,已经能够让他这样的七重天高手伏尸当场的危险,不!或许是尸骨无存。

     “确实不对,你看他们,挖出内脏后坚持了那么久都没有死!”

     “眼中的红光却越来越盛……”

     “我知道了,他们是魔教,他们是魔教徒!”

     献祭!

     这下,他们终于明白哪里不对了。

     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在绝望自杀,而是在以自残的痛苦,和自己等人的性命供奉大魔。

     “杀!快杀!不要让他们完成献祭。”

     醒悟的戊号营刚要动手,就见地上白花花的肠子突然像蛇一样扭动起来,一个接一个,在地上盘出一副巨大的诡异图案。

     “哈哈哈……”

     舒畅的大笑,若有若无地从图案中传出。

     然后,所有正在吞食自己内脏的摩盟教徒,全都嘭的一声,炸成了漫天肉雨。

     “快跑!”

     几个有见识的武官,一边狂奔一边提醒。

     不是所有人反应都够快,跟着他们跑到远处的,仅仅只有十多个人,其他大部分,被都随后爆开的血肉糊了一身。

     呸——

     有人恶心地吐了口浓痰。

     就在这时,糊在他身上的血肉糊糊,突然变成了无数跳动的小虫,钻进了他的口鼻!

     “啊!”

     他大叫,然后痛苦的抓挠自己的身躯,直到将脖子和胸部的皮肉全部抓碎,露出根根白骨,以及白骨后面已经被撕咬成碎块的内脏。

     嘭!嘭!嘭!

     中招的武修,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

     而他们每死一个,原先自虐而死的摩盟教徒,就会在他们的尸体上复活一个。

     不仅是复活,就连修为,都至少提高了一个小阶!

     “大家不要怕,他们总体修为不如我们,并且短时间内只能进行一次献祭!”

     林桀天的副官大声叫嚷着收拢军心。

     刚刚,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逃过肉雨袭击的,毫无疑问都是六、七重天以上的高手。

     因此,他说的还真不能算错。

     面对诡异的魔教徒,他们依然拥有压倒性优势,前提是,刚刚那种恐怖的肉雨,别再来一次。

     “呵~呵呵~~”

     复活的摩盟教徒也不傻,见唬不住武官,立刻便转身而逃。

     “追不追?”

     幸存者看向副官。

     “魔教徒处心积虑袭击了林桀天大人,又用事先准备好的,邪恶的献祭将驰援的戊号营屠杀大半,此事非同小可,对方一定另有图谋,要立刻上报!”

     鉴于刚刚那阵恐怖的肉雨,追上去,副官是不敢的。

     谁知道前面有没有其他埋伏。

     他这番精心构建的说辞,可以将活着的人的罪责减到最小。

     甚至,如果处理的好,还能够由罪转功,获得升迁。

     副官不相信,那么多魔教徒一起出动,会不留下蛛丝马迹,不管他们为什么要伏杀林桀天,只要随后友军发现他们在附近真的有异动,自己这些人的功劳就算立下了,罪过也不会有人再提。

     “大人说得是,我们要立刻汇报,十万火急!”

     “对!”

     其他人也不傻,很快便明白了副官的意思。

     决定后,戊号营派出三人向上汇报,剩下的,则看守住现场,等待上级检验。

     “如此便好!”

     暗中监视的江成见自己没被怀疑,立刻影遁着离开。

     此刻,潘家集聚集地的商人和幸存者,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因此,仍像往常一样,做着惯做的事情。

     倒是负责调派人员,清理废墟的大小管事,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因为不知何时,陈启天陈市主的脸,变得像冰霜一样青冷。

     “命令,所有潘家集良民,都返回自己的帐篷,不得外出,不得交头接耳。所有在潘家集管辖范围内的商队,也都各自约束自己的人马,不得离开驻扎地,四处乱窜,违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