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痛苦
    “见过市主大人!”

     打定主意后,江成面无表情的见礼,好像真的若无其事一样。

     “免礼免礼,来来来,我给大家引见一下,这位,就是上次带领所有平民跑出废墟的英雄,而且还是个拥有锻体境修为的武者,可谓我辈中人,年少有为……”

     不止为何,跟江成总共就没说过几句话的陈市主,今天突然变成了和善前辈,对他满是溢美之词。

     “原来是他,果然一表人才。”

     更不知为何的是,潘家集新上任的副官,居然表现的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一样。

     “来来,快来这边坐。”

     陈市主继续和蔼可亲的招呼着江成:“你也看到了,如今潘家集鼠患肆虐,除之不尽,我这次请来救兵,就是为了彻底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一会,众位大人有什么想问的,你只管从实回答,不需隐瞒,明白吗?”

     “明白了!”

     江成是真明白了。原来,包括林桀天在内的一屋子人,其实是陈市主搬来的救兵。

     市主大人全军覆没,面子上过不去,便把他推出来吹嘘。

     这就是对方特意叫他前来的原因,并不是林桀天得到什么线索,追查到了潘家集。

     因为要是那样,六十多个武修早就直接擒杀他了,还容他废话。

     还好,一切都是巧合。

     “你是升斗小命,有眼不识泰山,来,本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林桀天林大人,乃是我的姐夫,甲柒军团镇守关外榆林地戊号营的最高长官,拥有内罡境八重天的修为,前途无量,深的我主神武大帝信重……”

     “恐怕不用你介绍了吧。”

     出人意料的,林桀天突然开口。

     “怎么?”

     陈启天面色一紧,他以为是姐夫在对他不满。

     “不为什么,或许,我与这位江小英雄,以前早就见过面……”

     “真的么?”陈市主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你说是不是,江……小……英……雄……”林桀天故意把语气拖得长长的,显得别有意味。

     “大人,您说什么,小民听不懂。”

     江成低着头,镇定自若的说着。

     “是么,听不懂,那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姓江,但原名却不是什么十四,而是江成。”

     “以前,你也不住在潘家集,而是住在大兴庄。在大兴庄地底,那个阴森冰冷的洞里,你吃不饱,穿不暖,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一个一个死去。”

     “你的爷爷,临死的时候,受尽酷刑,身上,甚至都找不到一块好肉。你的父母,两只手,更是只剩白骨。还有你的叔伯叔祖……”

     林桀天走到江成身边,一边说,一边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发现痛苦。

     由于半年多的正常生活,此刻,江成的肤色,再也不是死人般的苍白。

     就连身高和体型,都因为营养充足,而猛得窜了一头。

     所以,就算林桀天也只是怀疑,并不敢肯定,只能用这种方法,来确定对方的身份。

     但是,他失望了。

     因为江成听后,竟没有任何反应。就像他说的那些,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人,小民真不知道什么大兴庄,我和我的妻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潘家集,大人要是不信,可以把她叫来,当面对质。”

     女奴的存在,是江成敢在林桀天面前装糊涂的原因之一。

     两人早就对好口径,编造了整整一套从幼年到现在的生活经历,天衣无缝。

     “哼,我还真不信,带过来!”

     陈启天立刻派人去叫女奴。

     不一会,脸色乌黑,根本看不出是化妆所致的小九就被带进帐篷。

     “你是他的妻子?”

     “是。”小九装出畏畏缩缩的样子,用眼神向夫君寻求援助。

     “不要看他!说,他叫什么?”

     “江……江十四。”

     “多大?”

     “丙午年八月出生,今年二十。”

     “他家住哪里?”

     “连阳关外江头市。”

     “家中还有什么人,父母叫什么?”

     “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姐姐,已经出嫁,父亲叫江五月,母亲娘家姓周,叫什么我不知道。”

     一般人家,女性是没名字的,这一点,他们早在对口径的时候,就想到了。

     “你们什么时候成的亲,在哪生活?什么时候搬到潘家集的?住在哪里,干什么?”

     ……

     就这样,林桀天狂轰滥炸了女奴整整半个时辰,最后确实寻不出什么破绽,才暂时松口。

     “既然没事了,那小民先告退。”

     “去吧。”

     尽管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但林桀天这么拉着他治下的小民问来问去,简直就是侮辱他的能力。

     所以,陈启天陈市主,心中微微有些不快。

     得到市主允许,江成刚要走,就被林桀天突然抓住已领:“小子,别在我面前装了!我记得你的眼睛,除了你这样的家世,普通人可培养不出那种神韵……”

     “大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么。

     ”林桀天冷笑:“那就让我看看,往日的小老鼠,还能隐瞒自己的身世多久,要知道,从来就没人能从我的手心逃走。”

     江成不答,而是带着女奴离开。

     在出帐篷的时候,他还很体贴的扶住对方手臂,表现的真的像一对恩爱夫妻。

     “姐夫,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

     林桀天大怒,尽管心中窝火,但他却不能告诉任何人以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那不仅关乎他失职,还关乎神武大帝。

     “你让我来,不就是想让我帮你灭鼠吗?说,你给什么好处,我的这帮手下可不能白出力,要不我以后还怎么服众。”

     “姐夫我懂,军方的武修不比民间,要不,每位我出这个数……”

     说完,他比划了一下手势。

     “五重天的这个数,六重的加一倍,七重的加十倍。”

     “好!”

     尽管肉疼,可陈启天还是痛快答应,

     林桀天也不耽误,直接带人前往废墟。

     真不愧是职业军人,那配合默契的进退之道,那因长久征战所养成的煞气,都是红眼老鼠的可行。

     更何况,林桀天和好几位手下,都是内罡境七重天以上的真正高手。因此,整座废墟的老鼠和乌鸦,立刻便被杀得死伤惨重,四散奔逃。

     就连那只实力恐怖的鼠王,都没敢出来照面。

     “噢!万岁!”

     看到这一幕,聚集地的众人在欢呼。

     没人能看到,那些厉鬼恶魄,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纷纷钻进了七根模样古怪的木桩。

     并且随着阴魂越钻越多,木桩体积也在不断缩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