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死生
    不等那人倒地,江成刚就一把抓起他的新鲜尸体,提在手中做人形武器。

     没多久,最前排的活人再次被老鼠啃成白骨。

     接着,这些密密麻麻的红眼怪物,便朝江成奔来。

     死!

     他以暗元灵灌注尸体,狠狠抽出。

     扑上来的无数老鼠,顿时化作一团团肉泥飞出去。与此同时,江成空闲的右手,又将一根全新的驱鬼桩拿在手中,不断抽打。

     他没有使用剑招,只是以快速的频率配合手中的尸体,将老鼠阻挡在身外。

     “跑!”

     江成意外的表现,让疲于奔命的人眼前一亮。

     更有几个先天内罡境的武修,匆忙跑到他身后,寻求庇护。

     虽然戒备这些人,但江成却没有赶走他们,因为这是一种互利的合作。

     他在前面清路,其他人则在后方保证两侧和身后的安全。

     嘭!嘭!

     连续几轮抽击,将无数老鼠砸成肉泥后,江成伪作失手,扔出手中的驱鬼桩,然后又快速取了一根新的。

     “跟过去!”

     江成他们的顺利突进,很快便引起所有人注意。

     有些机智的,更是不顾一切冲到了他们身后,为自己取得了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虽然需要殿后,但却至少不用再担心前方和侧翼的安危。

     人就是这样,独自面对敌人的时候,哪怕敌人是胆小的老鼠,都会束手无策。但一旦集合起来,只专注于一个方面,就能把事情做好。

     至少,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嘭!嘭!

     又一轮抽击后,整个队伍在江成的带动下,逐渐慢了下来。

     他要以这种方式,营救能够营救的人。

     虽然他不能冒着全军覆没的风险,让整个队伍停下来等待落后的人跟上,但却能减低速度,尽最大的努力。

     这还是道修和武修不同的地方。

     至于道修是不是绝对正确,说实话,江成不会轻易下结论。

     他一直在努力观察着世界,包括那些他的祖先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事情。

     他要寻找答案。

     要搞明白天道为什么会让仙门在三百年前尽数毁灭,又让武修统一天下。

     帝王权柄,即使在高高在上的天道那里,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要知道,在三百多年前,各国王者仅凭一纸诏书,便能够敕封神位!

     虽然那些所谓的神从来没有在人间显现过,但他们金身塑形,成百上千年不断接受香火叩拜却是不争的事实。

     岂会真的无用?

     “多谢大人!”

     那些从后面匆匆赶来的人,并不知道是江成在前方压下了队伍的前进速度,因此,只是对后排表达感激。

     后排也非常乐意接纳他们,因为那样他们就能从后排便成中排,除了两边的人还要继续面对群鼠冲击,其他人只要跟着逃跑就行。

     就这样,一时半刻之后,所有的幸存人类,都集中到了江成身后。

     而整个队伍,也变成了一个非常规整的正三角形。

     “杀啊!”

     武修们没了后顾之忧,痛快淋漓的杀起了老鼠。

     而这时,江成也丢完了驱鬼桩,立即加快速度,将所有人带离废墟。

     如果,这时有人刻意注意他的话,就会发现,所有驱鬼桩,已经在废墟排成了北斗七星的形状。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它们本来就是留给那些厉鬼的礼物!

     “快看,它们退了,它们退了!”

     又过了片刻,队伍后面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却是那些不甘心追上来的老鼠,刚跑出废墟,便慌慌张张缩了回去。

     有些心细的还发现,只要爬出废墟范围,老鼠那双血红的眼睛,便会迅速恢复正常。

     对于这个发现,江成只是微微一笑。

     因为他知道,群鼠只要离开恶鬼的影响范围,就会很快摆脱控制,恢复本性。

     倒是那只被厉鬼附身的鼠王,只怕会凶多吉少。

     唉!

     在确定终于远离危险后,所有人都瘫软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江成则趁机丢掉一直被当做武器的新鲜尸体,然后消失在人群之内。

     事实上,也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不管是聚集地留守的妇孺,朝廷官员,还是被救的普通人,着重感谢的,都是那十几个内罡境武修。

     而武修们,心里也并不认为后天实力的江成真的发挥了多大作用。

     所有人都认为,他不过是恰巧得到柄特殊武器,又恰巧出现在合适的地方而已。

     实在没什么了不起。

     就这样,虽然十分之三的人口变成了白骨,但所有人都把它当成了一种胜利。那些鼠口逃生的商人,甚至还打开了糖果蜜饯的口袋,分发着大肆庆祝。

     然而,一夜过后,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直道没有被打通。

     新任市主的任务没有完成,商队也无法继续前进,他们,还是只能干耗在聚集高地。

     “这样下去不行,关外之地并不生产粮食,直道迟迟不打通,早晚都得饿死。”

     “可是,想打通直道,就得先清除老鼠,那些红眼老鼠……”

     说话的人说到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怎么办?”

     “有什么!我看很简单,就像昨天我们跑出废墟一样,下次,还结成三角的阵形进去,照样能把它们打得抱头鼠窜。”

     大约是觉得成语用的恰如其分,那人说完,首先哈哈大笑起来。

     “说得对!”

     召集众人议事的陈市主眼前一亮。

     于是,新的官榜很快下来,这次,是重金召集灭鼠的壮士,重金!

     反正前几天清理富户区的时候,市主代表官府接收了一大笔金银财物,足够应付开支。

     重赏之下,自恃有些能力的,这次都报了名。

     反正他们知道,昨天自从结成三角阵以后,就没有一个人再被老鼠杀死,可以说,简直是白送钱的买卖。

     “你不去吗?”

     女奴见他无动于衷,好奇地问。

     “我不去。”江成摇头。

     他知道,红眼老鼠是能杀死的,但却不能用这种方法。至于那些主动找死的人,他也不会现身警告。

     天道无常,谁又能看穿一个人是应该死,还是不应该死呢?

     救人是功德,但冒着生命危险的救人,就不一定了,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