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灵珠
    步入石梯后可以看到两条通道,一条曲折向上,能够逃出大兴庄,另一条盘旋而下,通往先天灵珠的孕育之地。

     江成一步步朝孕育之地走去。

     那是一座巨大的地下空间,但充斥其中的,全部都是普普通通的粗糙石头,不仅没有其他灵物伴生,甚至,就连苔藓都看不到一块。

     神物自晦。

     别看这里似乎毫无生机,但江成知道,他的脚下,盘踞着整整九百九十九条地脉,这些天然生成的地脉,正以磅礴的造化之力,源源不断地哺育着位于空间正中,那块九窍石中的先天灵珠。

     一切,只等瓜熟蒂落……

     事实上,灵珠出世的动静很小,一直守候的江成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巨大的九窍石便瞬间粉碎,露出其中只有指头大小的,好像珍珠一般晶莹剔透的圆珠。

     跑!

     他不及细看,一把抓起悬浮的珠子便朝能够逃出大兴庄的通道狂奔。

     因为他的祖父曾反复交代,灵珠出世后,由地脉构成的天然大阵会很快崩溃,到时,不止是大兴庄,就连大兴庄附近的大片区域,都会随之沉陷。

     无论谁,想要活命,都必须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也幸好江家祖先早有预料,才将逃亡通道挖掘得非常利于奔行。

     至于那些正在矿洞深处四下搜寻他这个“逃犯”的狱卒,被塌陷埋葬并不冤枉。

     他们哪个人手中,没有沾满江家的鲜血?

     江成的父亲,母亲,爷爷,叔伯,全都因为熬刑不过,惨死在他的面前,这种仇恨,除了鲜血和死亡,已经没有其他化解的可能。

     奔逃一个时辰后,江成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他知道,此刻,大兴庄已经彻底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残存废墟和无数崩裂的碎石。就算那位即将成为千古一帝的神武侯派人详查,多半也会认为所有人都死在庄内,绝对不会发现任何线索。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是那个被囚禁的仙门余孽,而是崭新的,潜伏在暗中,时刻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复仇者。

     当然,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复仇者并不容易。

     三百年来,神武侯一直致力于毁灭道门,不仅修仙者会被处死,就连普通百姓闲聊一些鬼神传说,都是十恶不赦的重罪。

     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在拥有自保之力前,不能犯一点错误。

     逃亡通道比想象的要长一些,半天之后,江成才从一座不知名的小山脚下钻出。

     来不及宣泄逃脱牢笼后的喜悦,他立刻按照从小背熟的路线,绕到小山后方,潜入一人多深的溪水。

     因为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蛮荒,虽说蛮荒外围只有相当于锻体实力的野兽,并没有大妖,但也不是瘦弱的他可以应付的。

     江家那位天资不好,但薄有修为的先祖早已料到这种情况,所以早早便为后代规划好了生存路线。只要沿着这条没有妖兽出没的溪水顺流而下,到达三十多里外的荡莽山,他就能进入一座万年古墓,暂时藏身其中,直到拥有自保之力,可以在蛮荒外围活动。

     南方二月的溪水并不算冷,江成口含灵珠,手托衣物,顺着溪流缓慢前行。

     又是半天过去,等天完全黑透,他才赶到荡莽山。

     位于荡莽山脚,溪水之滨的古墓入口非常隐蔽,只有一些特殊手法才能打开。

     进入墓室后,江成并没有停下休息,而是马上按照先祖交代的路线,在四通八达仿佛迷宫一样的甬道中左转右拐,许久后,才终于站到一块巨大的石碑前面。

     只见石碑上,用玄奥道文雕刻着三个大字:“古墓派”

     是的没错,这座万年古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墓室,而是某个修仙门派的山门。

     江成绕到石碑后面,举掌,朝着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有节奏的连拍三下。

     驮碑的怪兽之口豁然张开,露出腹中的一间巨大石室。

     石室内,除了一口被封镇的黑井,和一张落满灰尘的石案外,再也没有别物。而江城,则是一脸不平静的将灰尘拂去,露出刻在石案上的无数蝇头小字。

     《暗影入道详法真解》

     正是一部完整的修炼功法!

     虽然说,所谓“暗影入道”,换在三百年前,根本不会被修仙者瞧上眼。

     要知道,一直以来,天地五行,才是修仙者追求的主流,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的另辟蹊径,都会被看成离经叛道。

     而不服气的强行修炼者,也往往得不到好下场。

     毕竟,稳定存在的金木水火土,才是真正接近天地,容易助人领悟的道种。而像暗影一类的属性,先不说它是不是真的存在,就算存在,也会因为过于虚幻而不好掌握,更别说用于筑基。

     但今时不同往日。

     往日被道门嗤之以鼻的东西,如今,却成了唯一能够走通的道路。

     因为,已经掌控天下,誓要灭绝道门的武修,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天地间的五行元灵,只要稍有异常,就会倾尽全力的追查到底。

     只有那些公认无法掌握的偏僻属性,才能让他安全修炼。

     最关键的,是尽管暗影难以捉摸,但那枚先天灵珠,却能够完美解决这个问题。

     安全的环境有了,功法有了,可江成并没有着急修炼。

     首先是他奔波了一天,已经非常疲劳。然后就是,他的身体太差,长期营养不良和历年拷问留下的暗伤,终会成为求道中途的巨大障碍。

     虽说修仙之人,未必一定要无漏之体,但全身内外都布满伤口,却肯定不行。

     除此之外,在正式修炼之前,他还要好好揣摩一下功法。毕竟,他的父、祖从小要求他背熟的那些知识,必须跟实践结合起来才能更好理解。

     古墓派虽然说是“派”,但除了那片像迷宫一样的复杂甬道,实际地方并不大。

     巨碑算是传承核心,围绕巨碑,前面几个墓室是处理宗门事物和演练功法的所在,后面则是生活区,被隔出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房间。

     由此推算,古墓派就算鼎盛时,也没有多少人。

     最关键的,是这个宗门明显不是因为困守而断绝传承,而是被它的不知哪代传人抛弃,才荒凉下来。

     因为古墓内,但凡修炼物品和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搬空,剩下的不是空屋,就是一些缺了口的盆盆罐罐。

     倒是生活区的后面,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这里有一口开凿好的石渠,渠内流淌的活水中不仅有鱼,还有古墓派专门培养的,用于食用的菌藻。

     总之,在危急的情况下,就算藏个一年半载,都不愁被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