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妖怪
    一觉睡醒,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江成先是生火烤鱼饱餐一顿,然后才通过迷宫一样的复杂甬道,走出墓室。

     十多年来,从出生就一直待在矿洞中的他,很少见到阳光,不仅皮肤白的不正常,就连体内也缺少一些必要元素。

     这些元素不仅是身体所需,对修行来说,也非常重要。

     除此之外,他还要有一段不短的时间用于养伤。

     总之,急不得。

     从小就被灌输了无数道修知识的江成清楚,耐心是成功的必要因素,而他的道心,更是在近十年的拷打隐忍中,锻炼的通透无比。

     荡莽山的早晨,有翠绿的古树,成群的飞鸟,显得异常祥和。但江成却不敢掉以轻心,这里毕竟是蛮荒,不说那些修为通天力能断山的大妖,就算普通的豺狼虎豹,突然跳出一只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也幸亏古墓派的入口靠近溪流,附近地势平缓,一览无余。否则,他连安心晒个太阳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说,就算现在也不一定安全,但时刻注意观察,一有凶兆,完全可以先一步逃回墓室。

     一处修仙山门,居然被当乌龟壳使用,这恐怕是四百多年前,那位首先发现古墓的天元宗弟子,宁死也不肯相信的。

     江成脱去破烂上衣,然后对着太阳摆出了一个左手托腹,右手抱后脑,并且双腿弯曲的古怪姿势。

     蕴元式!

     一种与吐纳配合,能够帮人调理生机,弥补亏空的修行法门。

     与武修追求力量的入门拳术不同,道门认为,人生就像一棵树,从种子开始,看似不断生长壮大,但其实,不过是在消耗种子的生机潜能,直到有一天完全耗尽,便会枯萎死亡。

     而想要求道,首先就要让自己尽量回返“种子”时的状态。

     就像人类还在母胎中那样,虽然看似弱小,但却蕴含着无穷生机。当然,除非气运逆天,能够采到罕见的灵药,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完全回返。

     而一旦完全回返,成就无漏之体,就算当年鼎盛时的天元宗,都会都会放下颜面,打破脑袋的争抢。

     江成自然没有奢望自己能够成就无漏之体,就目前来说,他的目标仅仅是尽快治好暗伤。另外,修炼蕴元九式,需要庞大的精气支持,而这些精气,只能靠日常食物补充。

     越肥腻的食物,补充的越多。

     鱼强过菜,肉又强过鱼。

     所以,在完成第一式修炼后,江成便将早晨带出来的五个捕兽夹,安放在附近草丛中。

     这些捕兽夹是他昨天在生活区一间杂物室中找到的,打造材料是号称万年不锈的金精,虽然过了不知多长岁月,但依然能抓捕普通野兽。

     捕兽夹的原理非常简单,而当初,他的父、祖为了增强他逃亡后的生存能力,更是将所有用着用不着的知识,一股脑的灌输给他。

     据说,他的父、祖当年,也是被这么对待的。

     所以,仅从知识方面来说,江成并不负他第一仙门嫡脉传人的身份。

     倒是这个身份还有多少含金量,实在值得商量。当初,天元宗覆灭的时候,就算有一部分外出弟子逃过大劫,接下来,能不能避开武修三百年的疯狂追杀,还是未知数。

     想当初,一个如此庞大的修仙宗门,居然就这么一朝尽毁,确实让人不得不感慨天道无常。

     “就在东南方吧。”

     江成遥遥看向被数代祖先反复念叨的山门。据说,在大劫发生的当天,天地突然就被呛鼻的浓烟包围,然后就是赤红色的巨大流星,一颗接一颗的不断轰击护山大阵,直到整个天元宗完全沦为废墟,附近万里的空间,也被染成黑色,活人再也无法靠近。

     “到底是什么力量呢?必欲置道门于死地……”

     他的祖先曾有无数猜测,但显然,没有一个接近真相。

     江成又晒了一会太阳,这才返回墓室,开始研究《暗影入道详法真解》。

     与五行一样,暗影也需要先从引导元灵,在丹田内形成道种开始,依次经历道种,筑基,魂元三大境界。

     也就是说,论起本质,暗影和五行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五行选择的是金、木、水、火、土中的一种,而暗影只能选择暗影。

     除此之外,五行在道种修成以后,还能按照相生道理,再修一种属性辅助,比如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而暗影则不能。

     这就是偏僻属性的坏处。

     撇开修炼本质不谈,如果只看表面,暗影却有一部分和武修比较接近。比如,必须以暗元灵淬炼身体,比如,《真解》中记录的古剑术招式精妙,除了御空,还可以用于近身搏斗等等。。

     实际上,这也是江家那位先祖为后代精心挑选的结果。

     他早就预料到,武修一旦得势,一定会对道脉赶尽杀绝,只有拥有近身搏战的能力,才方便假扮成武修,伪装自己。

     等到将《真解》大致揣摩一遍,天已经渐黑。

     江成赶紧回到地面,小心检查捕兽夹——三个是空的,还有两个一个夹着兔子,另一个夹着一尺多高的小兽,都已经奄奄一息。

     “动物要喝水,在河边设伏果然不错。”

     将兽夹重新装好后,他带着猎物迅速潜回古墓。夜晚的蛮荒是危险的,别说没有修为,就算是真正的道种境修士,都不敢说一定能活命。

     有了新鲜肉食,江成身体的恢复速度加快不少。

     鉴于形势和功法要求,第二天,他在习练蕴元九式之余,也开始有计划的锻炼身体。

     比如,抱着石头跑圈,举重,深蹲等等。

     如此,一晃十多天过去,江成再也不是那个看起来面白如纸的丧命僵尸,虽然也没长多少肉,但到底像个正常人了。

     这天下午,他正忙着检查早上埋设的捕兽夹,突然感觉身前有些异样,再抬头,便发现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猴子。

     一只非同一般的猴子,像人一样站立着,以一种冷漠的,高高在上的态度看着他。

     妖兽!

     江成一个激灵,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竖起。

     可是他没有跑,因为他已经感到,自己被一股慑人的气机锁定。

     道种境!至少是相当于人类道种境的妖怪,没准,还有可能是道劫境的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