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脱逃
    大兴庄位于神武国南端,毗邻蛮荒。

     这里除了险恶的地形,时常出没的妖兽,还有高大围墙,和面目狰狞,修为至少是后天巅峰的看守。

     这里没有村民,只有囚犯。

     事实上,如今三百多年过去,就连囚犯,都只剩唯一的一个。

     二月十九,是上半年的大审之日,大兴庄唯一犯人江成,已经被五花大绑,押上刑堂。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非常瘦弱的年轻人。

     由于常年在庄内的矿洞中劳作,他的皮肤异常苍白,如果不是还有亮如星辰的眼睛,和一看就知道代表坚毅的挺直鼻梁,就算被误认成死尸都不奇怪。

     “死囚,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刑堂上,作为主官,先天内罡境修为的林桀天开口喝问。

     “没有。”

     少年语气平缓,看来并不畏惧堂上严阵以待的架势。

     “怎么会没有?三百年前,你家祖先可是天元宗掌门的亲孙,就算因为年幼不能参与机密,那功法、秘传、奇珍等等下落也该知晓一二才对。”

     “确实不知,我祖当年虽说是掌门嫡脉,但天资极差,无法修行,所以才会被发配到这大兴庄,名为值守,实际不过是做一介凡间矿主,享受些小富小贵。否则,当年也无法逃脱灭门之劫,更何况,我们一家已经被囚禁了三百多年,就算先祖知道个一鳞半爪,也传不到我这第七代遗孤的耳中。”

     三百多年前,一场突然降临的浩劫,将所有修仙门派尽数毁灭。

     武修,则在关中神武候带领下乘势而起,连年征伐,如今,据说已经快要定鼎天下,成就古往今来举世无双的绝代伟业。

     而在那场浩劫降临之前,执天下道门牛耳的天元宗,可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不说普通的天材地宝,就算神药奇珍,都多到可以车载斗量。

     也因此,作为天元宗唯一漏网嫡脉的江成之祖,才会被囚禁起来,严刑逼供,如今,哪怕已经过去七代,都没有停止。

     “居然敢不老实交代!”

     他刚说完,坐在林桀天下首的一个中年副官就豁然站起:“看来,不动用大刑是不成了。”

     大兴庄刑堂两侧,原本就摆满刑具。

     那些出自武修器师的刑具,每一件都要比滚钉板、老虎凳残酷百倍,正常人,绝对无法撑一分钟。

     而现在,这些沾满了祖先血肉的刑具,就这么被一一摆在江成眼前。

     “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副官残忍地盯着少年,就像嗜血的饿狼在盯着内脏。

     “确实没什么好交代的。”

     江成从九岁开始,便被不断逼供,如今,无论多恐怖的手段,都无法再摧毁他的意志。

     或许会痛不欲生,但绝对不会畏惧崩溃。

     “真有种啊!”

     中年武修怒极反笑,伸手抓向刑具。

     “算了!”

     高坐在主位上的林桀天出人意料地开口。

     “大人?”不止副官,堂上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用不着,上面已经传下命令,十日后尽灭大兴庄内一切活物,你我,也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林桀天看江成的眼神,始终都和看死人毫无区别。

     “十天吗?”

     看守们兴奋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待在大兴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早就厌了。

     “算你好命,滚吧。”

     一片嬉笑声中,江成被押回矿洞。

     黑暗曲折的矿洞,走起来极为艰难,江成却如同行在大道上一般平稳,

     在大约百米后,一排矮小的石屋出现在眼前。

     这里就是他的家,也是他的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作为囚犯,他们不仅要面对每年数次的严刑拷打,还得按月上交一定数量的矿石,否则就得挨饿。

     “十天吗?”少年来到最小的石屋前,弯腰钻入。

     林桀天宣布上级命令的时候,并没有让他回避。也就是说,江成已经知道,自己只有十天可活。

     有时候,对人来说,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甚至比死亡本身更为痛苦。这恐怕也是对方故意让他知道的原因,看着他在绝望中一点点发疯,岂不是比肉、体的折磨更让人赏心悦目?

     穷途末路的江成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直到矿洞外的时间快接近第二天黎明,他才嘴角挂着微笑的站起。

     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他知道,此时,暗中监视他的武修,已经熬不住沉沉睡去。

     “十天么,还真是巧了!”

     他也需要十天,或者说,江家连绵了整整九代的谋算还需要十天。

     是的,他的祖先,那位掌教嫡孙虽然真的天资极差,但却不是被发配到大兴庄的。

     就在这个庄子的地下,看起来很普通的精铁矿脉深处,正有一颗先天灵珠在缓慢孕育,再有十天,便能瓜熟蒂落,横空出世。

     原本,这是江家那位掌教为嫡孙准备的入道神物,却不料一场大劫使得天下仙门灰飞烟灭,武修得势之后,更是对他们这些道家遗脉赶尽杀绝。

     江成的那位祖先,也因此断了延寿丹药,只能忍辱负重地将秘密一代代传承下去,直到传到他的手中。

     同时,十天的最后期限也说明,那位即将成为千古一帝的神武侯,在囚禁审问了三百年后,已经对可能存在的天元秘库,再也不抱任何希望。

     要知道,当年的大劫,摧毁的可不止是仙门,就连仙门所在的空间,和以大神通开辟的分支秘境,都被彻底毁灭。

     这也导致道家此前无数年的积累,没有一星半点留存于世。

     在确定没人跟踪后,江成带着干粮,像平时挖矿一样,朝四通八达的地底走去。

     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天中,他利用对矿脉的熟悉,甩开了一个又一个看守,最终,站到一座不知已经深入地下多少里的小石窟前,并将指尖鲜血,涂在凸起的石面上。

     咔的一声轻响过后,原本狭小的石窟突然在光芒中变做宽阔石梯。

     随着江成步入,石梯又很快一闪而逝,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就是江家那位掌教祖先的手段,不是幻阵,不是障眼法,只能由血脉后人打开。而他们这些被囚禁的后人,更是以此为基础,用三百年时间,挖出了一条能够逃出牢笼的秘密通道。

     只待灵珠成熟,他便能带着先祖遗留的礼物离开魔窟。

     三百年来,一代代祖先早已为他计划好了逃跑路线和生存要诀,也为他准备好了修炼功法和必要的知识。而他要做的,就是像历代祖先一样,忍辱负重的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在拥有足够的力量后,找那位千古一帝讨回血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