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秃鹫
    自从拥有道种境三重天的修为,江成打猎就变得非常简单。

     等他拎着猎物回到石窟,女奴也换好了衣服。

     “怎么样?”终究是女子,不管男式女式,新衣服一到手,立刻就能忘掉从前的不快。

     “不错。”

     为了配和男装,小九连发型都换成了髻子,还特意从奴装上撕下一块葛布,用来包裹头发。

     “不过,最好还是弄点黑灰擦在脸上,要不太惹眼……”

     江成说的是实话。

     小九改换男装后,不仅脸型显得更加妩媚,就连水淋淋的眼珠都开始勾魂摄魄起来,简直要把人当蜡烛一样融化。

     “呵呵,好……”女奴不知为何,好像很喜欢往自己脸上抹灰。

     于是,莫名其妙的江成只能生火,将野猪烤得金黄发亮,然后大快朵颐。

     “怪不得我没见你服什么灵药,就能有拥有内罡修为。”

     小九境界虽然不高,但却见识过不少九重天以上高手,据她所知,在吃饭方面,没人胜得过江成。

     武修采万物精气强化己身,越是能吃,越说明潜力强大。

     “是么。”江成没有接茬。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是武修,能吃那么多,也完全得益于暗影功法的淬体部分,跟潜质没有一毛钱关系。

     小九见他不愿多说,便当即住口。

     “我吃完了,出去看看。”江成不仅吃得多,而且还吃得快。

     “去吧,我正好有点事情需要解决……”女奴不知想起什么,俏脸通红。

     江成再次莫名其妙的出门。

     傍晚时分,洞窟外,山林一片谧静,除了风声,鸟鸣,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不纯的杂质。

     这是一种情绪,来自山林自然的情绪,恰好被他新掌握的灵觉妙用捕捉。虽然由于属性关系,江成无法感悟更深,获得更多信息,但也显得相当神奇。

     “原来,与天地自然相处的态度,才是道修与武修的本质区别……”他一边思索,一边小心探查,直到确定四周没有任何危险才返回石窟。

     这时,女奴也完成了最终装扮。

     只见她虽然按照江成的要求在脸上抹了黑灰,但却不是随随便便的涂擦,而是很均匀很细致的伪装,硬是将一张白皙小脸,弄出了病态的灰暗。

     怎么样?

     小九怏怏的走了几步,又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

     “很像。”他虽然惊奇于对方的心灵手巧,但并没有多说。

     接下来,两人立刻将从前的奴衣焚烧,然后再掩埋火堆上路。

     “你能不能教我怎么在赶路的同时修炼?”好个小九,一路上早已将他的某些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这……”江成犹豫起来。虽然他的方法需要运转元灵,但并不是说,武修就一定无法借用——只要改动几处关键地方就好。

     真正让他为难的,是保密。

     《暗影入道详法真解》的淬体部分,一旦用于武修,无疑就是世间罕有的顶阶秘法,随便泄露,便等于放弃了一块极大的利益。

     “我教你。”出人意料的,犹豫片刻后,江成竟答应下来。

     这就是观念的不同。

     武修觉得,秘技,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道修却认为,万物生灵中,只有人得天独厚,便足以说明天道爱人,必以成全人为善。

     只有顺应之,才能得功德福报。

     就像无数年前,有巢氏教人筑屋,神农氏尝遍百草教人治病,伏羲氏立文字教人传承等等。这三者再加上燧人、女娲,便是赫赫有名,与天同存的五圣。

     “真的?”女奴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出生并不高贵,因此,总对江成这样的天生贵胄心存敬仰,虽然那所谓的贵胄(将门之后),只不过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

     “当然,首先你要从运力发力收力开始……”江成简明扼要的开始传授初步技巧。

     小九也学得很快,几乎江成每说一点,片刻后她就能做的大差不差。并且,由于一路有事可做,女奴还忘了自己怕黑的毛病。

     “你看我这样对不对。”

     一个晚上过去,她竟然凭借着刻苦,摸索到了调用体内精气的技巧。这可是突破先天最关键的一步,只要熟练掌握,用不了多久就能返璞归真,成为一代新晋武修。

     “还行,继续淬体,不要刻意……”

     江成教授的核心,本质上还是道家的顺其自然,只不过,对方见识不够,没有发现而已。

     “天亮了,先找个地方休息。”

     女奴顺从的跳下古树。

     就在这时,一团庞大黑影,突然以极快速度朝两人飞来。

     江成一惊,但旋即便明白,自己不是对手,只好放弃徒劳的抵抗。

     “我说,兀那两只猎户,看到一对男女从这路过没有?!”

     来到两人头顶上方的黑影露出原形,却是一只体型庞大的秃鹫!秃鹫身上那毫不遮掩的境界威压,让江成瞬间明白,他以前遇到的猴子和蛇并不是道劫大妖。

     因为真正的道劫大妖,气机会犹如万吨钢柱一样,压得人心惊胆战,不敢动弹。

     ——就像眼前这只秃鹫。

     “干什么!没见过妖怪吓傻了?我说,兀那两只小子,赶快说,别耽误大爷办正事!”

     “没……没看到。”江成脸上的害怕表情,并不完全是装的。

     “哼!跑得还真快。”

     秃鹫扑腾一下,劲风拦腰打断三棵古树然后飞走。

     草!

     江成一把拎起女奴,像提货物一样掉头北逃。

     “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女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不快。

     “闭嘴!”

     江成怒吼,然后继续狂奔。

     一座座山岗在他脚下匆匆流逝,直到跑出三十多里,才终于找到一棵模样古怪的巨树。他二话不说,把女奴往极为隐蔽的树洞中一扔,然后自己也钻入其中。

     “你弄疼我了。”

     “不想死就闭嘴!”

     树洞空间不大,两人身体紧挨着,因此,他的手很容易就掐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看那模样,是真敢下手,一点都不像唬人。

     女奴只好畏惧的住声,只不过,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从消瘦脸颊滑落。

     “居然跑不见了!”

     “气死本大爷,气死本大爷了……”

     他们刚安静下来,就听头顶传来一阵刺耳的叫声。却是那只秃鹫,又追了回来。

     “我就说两只公的身上,怎么会有母的气味,却原来是一公一母假扮了来骗本大爷的!差点就被他们哄过去,哇呀呀,气死本大爷了……”

     妖怪的声音忽远忽近,忽高忽低,显然并不是盘旋在他们头顶,而是正以极快速度翻查百里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