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方家商队
    话声刚落,就见无数骑着骏马,服饰相同的武修从入口冲进峡谷。

     “嘿嘿,今天算你们走运!不过,劫魔大人可是很记仇的,你们三番四次打乱他享受祭品,下一次降临,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阴测测的声音,连同天上的黑云一起消失。

     江成看向四周,发现峡谷内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活人,倒是那些被笼子关起来的奴隶,由于出不来,反而只损失了一半。

     “一,二,三……包括王家家主在内,只剩三个身受重伤的活人,而且看服饰,都应该是高层,以前肯定没有接触过奴隶……”

     怎么办?!

     江成需要一个身份,原本,他正感到无从下手,没想到机会突然就来了。

     奴隶们来自四面八方,没有家人,官府也不会严查跟脚,无疑是冒充的好对象。更何况,王家商队遭受重创,管理层全部惨死,更不怕有人会来揭穿他。

     至于其他奴隶,都来自四面八方,谁会特别注意呢。

     峡谷入口处,未死的王家三人在对唐家堡救援队伍表示感谢。江成则在犹豫十多秒后,毅然找到一个跟自己骨架差不多的死奴,换上对方的外衣,又将头发打散,抹上血污。

     如此一番伪装,他看起来,就已经与其他奴隶毫无区别。至于原本打算的巩固修为,只能等安顿下来以后再做打算。

     江成没等多久,便被唐家堡武修放出破损的笼子。

     “尔等听着,你们已经和货物一起,被转卖给了我们唐家堡,以后都老实点,否则严惩不贷!”

     果然!唐家伸手救援,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或者说,他们这趁火打劫的技巧,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反正对于原主来说,减点价出售给唐家堡,总比再被别人劫走要强,起码没将人逼上绝路。

     就这样,江成顺利顶替了一个叫做江十四的奴隶奴契。

     在民间,普通百姓是没有名字的,一般就直接喊排行。而成为奴隶后,主家有时连姓都懒得记,就十四十四的混叫,还好,江成对此并不抵触。

     唐家堡来人不够,江成他们这些奴隶就被强迫运送货物。

     普通人速度不快,磨蹭了许久,才赶到唐家堡门前。前文说过,扼守蛮荒要道的唐家堡,其实是一座半军事化的武装堡垒,面积,并不下于一座小城。

     而唐家家主,更是拥有内罡境九重天的强大修为。

     与道修【道种】【筑基】【魂元】对应的武修境界是【内罡】【外罡】【空灵】,也就是说,相当于道种境第九重天,属于随便出手,都能捏死江成的角色。

     当然,江成也不会傻到自曝身份,故意找死。

     进入唐家堡卸完货后,奴隶们被安排进一个大院。院子里,原本就有不少奴隶,再加上他们,数目简直可以用庞大形容。

     “一会都洗个澡,收拾收拾。”负责看管他们的头目,一边分发馒头,一边大叫。

     有经验的奴隶立刻便知道,他们将要被送往奴隶市场。

     “希望能遇到个好主家……”隔壁屋子里,传来女人抱团的哭声。

     有男奴就与女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江成连馒头都不吃,直接倒头就睡。其实,他根本不是睡觉,而是在偷偷修炼。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也只有暗自积蓄元灵,才不会被人看出破绽。

     “哎呦,还真有心宽的……”

     傍晚,前来查看的头目见江成呼呼大睡,立刻摇起头来:“还以为是在内地,顶多被卖进农庄种田?这里可是蛮荒!出一次门,都有可能被扔给妖兽,用性命替别人断后的地方,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摇头归摇头,但他还是没有忘记正事。

     “年轻的,不满三十岁的,都起来,穿好衣服,站到院子里去!”

     江成自然属于年轻的,只能站到院子里。除了他们,另外还有五十多个女子,也被叫了起来。

     “这是想干什么?”

     奴隶们纷纷猜疑,有几个刚刚听到头目话的,更是反复念叨:“千万不要被送去当猪……千万不要被送去当猪……”

     管事没有让他们等多久,便领着一老一少两人进来。那年轻的,还是个女人,不过戴着垂地的罗幕,让人看不清身形长相。

     “全在这了,请两位慢慢挑选。”

     “有劳!”

     老人拱拱手,然后问年轻女人:“三少奶奶,不知要挑什么样的?”

     “男奴只要有把子力气就行,反正只是人手不够充数,倒是女奴得好好看看,没准回去能卖个好价。”

     女的也不避讳,直接就把打算说了出来。

     唐家堡管事毫不介意的呵呵笑道:“两位直管挑,都是老主顾了,不分好看孬看,全都二十两银子一个。”

     他说的是女奴,男奴一般卖不上这个价。

     由于身体结实了不少,江成被倒数第三个挑中,这时,女奴那边也已经挑完,数量只有区区八个,不过都很漂亮。

     唐家管事和老人办奴契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他们便被再次转手。

     “听好了,你们的主家姓方,乃是关中勇武伯本家,这位,就是你们的主子,三少奶奶。自今以后,你们要恭谨勤奋,遵守法度,否则家规森严,绝不轻饶!”

     例行的训话过后,江成等人被带到几条街外的一处客栈,交给了另一位中年管事。

     通过管事,他们得知方家商队,早就定下明天一早出发,因此,也算明白了为啥夜晚买人,显得如此着急。

     “不对!”

     只有江成知道,这看似合理的解释,其实处处透着诡异。如果有可能,他宁可留在看起来凶险,但其实却安全无比的唐家堡。

     不过,作为奴隶,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只能见机行事了,此去关中,乃是中原腹地,恐怕蛮荒的那两只妖怪,更不敢跟来了。”

     这样衡量的话,也算有喜有忧,不全然都是坏消息。

     两层高的客栈,顶层住着三少奶奶和伺候主人的一干丫鬟小厮,二层则住着大小管事和老资格的奴隶,所以,他们这些新来的,只能睡柴房马厩,还好天气不冷,不怕冻出毛病。

     方家商队天不亮就开始整顿行装。

     江成他们也跟着忙前忙后,等到吃完不算难以下咽的早晚,整个商队便在一阵号角声中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