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食物【求推荐收藏!】
    手里捏着从巫师那里得来的一管淡绿色药剂,但并没有能够心安理得的,反而离危险更近。

     整个隧道网络已经完全被巨型蚂蚁们占领,占据所有可以看见的地方。令人煎熬的是这些巨型蚂蚁们只是围着他们,没有一哄而上。

     除了夏禾所在的这一拨人,隧道里也有其他倒霉鬼,一样的是学徒们老老实实的拿着药剂,大概那些巫师的原意大同小异:扔出手上的药剂就行了。

     多么简单的一项指令,瞧!危机不难。巫师们会像照顾小宝宝一样保护他们。

     “学徒们,等到我们几位巫师说扔时就赶快扔出去,必须服从巫师的命令!”

     四个巫师站出来发表一番言论,随后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让人猜不透摸不着,慑于巫师的神秘,没有一个学徒提出异议,可手心和额头上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时,所有人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毕竟学徒们还只是普通人,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夏禾站在学徒中间,看到如此之大的蚂蚁时,脑海中蹦出一个想法:貌似蚂蚁属于杂食性昆虫吧?

     杂食,肉类以及植物纤维都是它的菜单,将蚂蚁放大数百倍,人类在它们眼里不正是唾手可及的食物么。

     巨型蚂蚁的两根触角交叉摩擦,发出斯斯声,数百只蚂蚁的声音汇聚起来刺耳烦神。

     “我受不了了!”学徒中有人受不了无言的折磨,“去死吧!”一管药剂呈抛物线完美的抛出从半空滑落出去。药剂准确的砸到一只巨型蚂蚁的钳鄂上。

     啪!

     药剂试管碎裂开来,淡绿色药水化为淡绿色的烟雾四散开来。烟雾将这只巨型蚂蚁包裹起来。

     起效果了?所有学徒翘首以盼希望出现最好的效果,就连身后的巫师都没有阻止。

     “还是说之前的猜测是我想多了?”夏禾甚至怀疑自己有被害妄想症,“可是——”

     吸入药剂的巨型蚂蚁忽然掉头,发出嘶吼张开大鄂咬向另一只巨型蚂蚁!

     另一只蚂蚁也没有料想自己会被同伴攻击。它也没有客气同样攻击对方。

     “哈哈,巫师大人的药剂果然有效,对方居然打起来了!”先前第一个扔出药剂的学徒得意起来,向周围人炫耀。

     “我就说,巫师大人很照顾我们的。”另一个学徒不甘示弱的聊表真心,借机表现自己的聪明。

     “巫师大人都没有反对,还等什么?”聪明的学徒举一反三,同样抛出自己的药剂。同样化为烟雾笼罩其它巨型蚂蚁。

     有人表率,没有顾虑的学徒纷纷有样学样,争先恐后的扔出自己手中的药剂。

     一管管淡绿色药剂在半空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危机解除了?

     学徒们的心情一下放松了,夏禾差点忍不住抛出自己手中的药剂,但还是忍住了。

     信息干扰素!代指通过特定的化学反应干扰某些昆虫对外界的感知。比如用干扰素干扰蚂蚁和同类交流,对方向的认知。最后的结果就是让昆虫混乱辨别不清。

     夏禾曾经在某科学杂志上看过相似文章,手中的药剂效果和信息干扰素差不多。

     昆虫一旦发生混乱,极端一点的就是疯狂攻击周围的活物。可以预见如果手中的药剂真是如此,那接下来就是一场灾难,而且还是亲自挖坑自己往下跳的那种。

     “那么可以猜到这是巫师们早就计划好的。”冷静下来,夏禾的大脑拼命运转起来,“但假设有逻辑上的悖论。那就是一开始遇到的叫伍格的巫师说巫师的世界需要新血注入,也就是说是必然选择,但现在又为何让我们自己去作死?”

     急需学徒又让其成批死去。“该不会真是所谓可笑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真tm开玩笑,让我一个普通人去接受所谓的野兽法则?”气急败坏,“冷静,必须冷静下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夏禾看到身后的几个巫师不为所动,好像和他们无关一样。

     旁边其它的巫师们和他这边一样,但其他学徒依旧模仿出头鸟,扔出自己的药剂。

     但十个愚蠢的人中总会冒出一个聪明人,有少数人已经发现巨型蚂蚁的怪异的行为,这又分成两种,可以活下来的和想要活下来的。

     “不对,可以确认巫师是真想要带一些学徒的。不可能让学徒死光。之前的红色药剂,我猜测效果差不多是以欺骗巨型蚂蚁的感知。”

     地球世界有太多的例子,用某种大型野兽的尿液或粪便涂抹到其它人或生物的身上,会被误解成该野兽,从而达到原有的目地。

     “也就是我的选择就是得到一管红色药剂,但要在巫师的容忍度下。因为现在不能确定这是巫师的计划中还是——”

     深吸一口气,夏禾这才回到现实,所有的巨型蚂蚁因为药剂的原因而混乱互相攻击。学徒们则如同看戏事不关己。

     “每一次带着学徒们走这里,都要将大部分学徒作为食物给它。”话里充满无奈。

     “贝鲁因,没有想到魁梧的您也会唏嘘学徒的命运。”伍格道。

     背着巨大武器身材魁梧的贝鲁因看着其余巫师,白头的阴婺吉姆斯语气怪怪的“所有巫师组织用生命和血才换了和它的平等签约。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想那么多还不如不想,食铁蚁群只是运输者,能够保住一点巫师种子已经不错了。”很显然又是鲍克准备打断谈话。

     “这是灭绝巫师的未来,新血巫师越来越少。”没想到平时少语的伍格发表了自己的感慨。

     巫师们的对话代表了在场的所有巫师的共同观点。所谓的它是一个禁忌的词汇。夏禾并不会知道,也包括所有学徒。

     ————————

     “丝丝!”

     看戏嫌不热闹的学徒们有作死的捡起随手摸到的石块朝巨型蚂蚁,即巫师口中的【食铁蚁。】

     “哈哈,傻瓜!来咬本大爷啊!”这是嚣张的人说的。

     殊不知陷入混乱的食铁蚁已经发疯了被外界刺激立马调转方向,朝对方吐口水。

     是的,吐口水。所有蚁类的天赋能力喷蚁酸,能够腐蚀坚硬矿石的蚁酸威力堪比王水,一团透明液体击中刚才嚣张的学徒。

     顿时蒙圈,蚁酸击中人体,将该学徒的上半身腐蚀的只剩血丝的骨头。

     “啊啊啊!”学徒倒地不起发出渗人的惨叫声,半死不活的。

     “咕咚!”所有人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这还不算完,食铁蚁又接近奄奄一息的学徒,毫不客气的用利颚咔嚓咬断对方身体,将其分离,咔嚓咔嚓的咀嚼。

     “救我——”学徒被咬碎前想要活着。

     场面惨不忍睹,极度血腥,有胆小的尖叫起来,大喊大叫。仿佛是一个信号,所有的食铁蚁有了同样一个目标:食物!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学徒的一些食铁蚁已经咬住一些学徒,残忍的开始分尸,也有距离较远的食铁蚁喷吐蚁酸攻击学徒。

     倒霉的被击中被腐蚀的奄奄一息,估计活不了。场面骚乱起来,学徒们歇斯底里的想要逃避现场。可巫师们依旧不打算出手。食铁蚁都好像无视巫师们。根据协定,不得伤害正式巫师,或许他们能够威胁生命,不得偿失。

     夏禾也被裹挟进四散逃逸的学徒人群中。夏禾悲哀的发现一个事实:在它们眼里,我们只是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