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到达
    食铁蚁已经是地底隧道唯一的威胁,但它们已经离开了。换来的就是大幅减员的学徒,好在还活了一部分,继续出发朝往目的地。

     千遍一律的的景出现在人的眼前,哪怕是再好奇也会厌烦。潜艇里的所有学徒们同样是无所谓,除了偶尔出去透气、休息以及就餐外,学徒们不想再睁开眼睛。

     虽说先前的杀戮给学徒们造成心理阴影,甚至身边最为熟悉的同伴死亡了为之悲伤,可最起码能够有机会接触神秘的巫师世界。

     潜艇已经行驶了几个月,具体的已经模糊不清,实在是没有对照物作比较,不时有巫师来告诉他们,一天过去了、十天、二十天,两个月。

     借用空闲时间,夏禾在摸索自己得来的所有战利品,只是得来的方式不正。首先是可以发射银色利箭的盒子,从原主人用咒语配合使用,证明这一件八成可能是所谓的魔化物品。感谢穿越前,夏禾啃了数十本描写巫师主角的小说。

     几颗搜集来的玻璃珠大小的幽蓝色石头,不属于常见,因为夏禾摸尸十几具只有在衣着光鲜亮丽的的死人上找到两颗,越注重外表的死人石头就越多,这就证明这种石头很珍贵。

     “该不会是所谓魔石吧?”夏禾冒出古怪的想法,实在是巫师小说中的叙述和眼前太相似,都快入魔了。

     “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夏禾有些担心,穿越本来就透露诡异,加之先入为主和所谓巫师流小说做对比,该不会自己进入什么楚门的世界又或者被控制成了别人书中的主角?

     剩下的就是五管药剂,先前四管红色魔力燃烧药剂喝了一管,减去一管,两管可以导致生物疯狂的绿色混乱药剂。

     “就不知道这种药剂属于量产还是价值稀有那种。”因为这关乎后续到达巫师的地方。看管他的黑袍巫师行为还是其它无论怎么看都和光明没有半点关系,说不定还是暗巫师之类的。

     或许是接近巫师们的地盘,潜艇前两个月还在地底深处行进,最后一个月出口通往的居然是深海,钻地入海,水陆两栖啊!

     连夏禾不得不佩服这个异世界的巫师技术牛掰啊,就连他穿越前的地球也没有类似的工具,“所以才说我能够拿出来的只有地球人的身份之外,并可以什么优势。”总算看清现实,说不落寞显然扯淡,但很快恢复过来,因为他追求的就要唾手可及。

     在见识了一番深海美景,深海里的生物除了一部分和地球上的海洋生物接近外,其余完全就是两个极端,根本辨认不出来。

     甚至夏禾看见几个人类上身拖着鱼尾巴的生命。旁边的学徒跟见过大世面的一样,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那叫人鱼,是一种善于伪装的魔物。别看外表很漂亮,当你真正想要上她时,你会发现她就会变成原来模样,无法形容的丑陋。”

     “你怎么这么清楚?”夏禾好奇的提出疑问,只见出声的学徒别过头,一滴泪水不自然的流出,夏禾明白了,那是不堪回首的泪水。

     “失去第三条腿的代价。”不等夏禾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学徒又接着说:我加里曼听说成为巫师可以再生,所以我来了!赌上尊严与男人的未来!”充满了决绝和坚定。

     夏禾第一次认识到原来还可以这样,再看玄窗外的深海,看似漂亮女人的鱼人在夏禾眼里想象成了一头猪头人身的玩意。

     倘若凑近夏禾,就会听到他在念叨:这是猪~这是猪~二师兄~

     ——————————

     海中最后一个月平稳的渡过了,忍受底舱怪味濒临崩溃的学徒们争先恐后的快速离开潜艇内部。

     四位巫师先出,然后是学徒们。夏禾在中间,双脚踏上平稳的大地,深吸一口带有海水咸味的空气,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貌似是一座有些简陋的码头,不过规模挺大的。码头利用的是不知名的木材搭建。已经有其它巫师组织的船、潜艇从海里冒出停泊在码头旁,同样是好奇心重的学徒们。

     “陆地!终于感受到陆地的气味!”喜极而泣,先是在地底不见阳光又在深海待了一个月,没有崩溃实属不易,如今已经到达目的地难道还不高兴么。

     巫师伍格站了出来,说道:学徒们,你们渡过了死亡危机,活下来来到伦萨岛!我要说的是伦萨岛已经属于巫师的世界,这里有恐怖的魔物以及高高在上的巫师们,这里代表着机遇和死亡。那么接下来我们几位将带领你们去我们巫师组织检测潜质,然后正式加入进来!

     “伦萨岛么?果然不能拿地球上的岛和伦萨岛比较。确切的说这座岛差不多和一个洲大小吧?”

     海洋平面上海鸟发出:欧欧的叫声。夏禾所在的学徒们随着黑袍巫师们前往营地,那里是专门接待新来的学徒和检测成为巫师潜质,也是决定一个人未来的命运之地。

     “那里就是我的命运之所”夏禾心理默默说道。越是接近,学徒们越是安静的可怕,生怕招惹大的麻烦,所以队伍静悄悄的,不知夏禾他们也包括其他学徒队伍,默契的交错行进着,心理压力大的已经默默的哭泣着,只是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很诡异,但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遵守畸形临时约定,枷锁?不,自己选择的就要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