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魔力燃烧
    彻底的乱了套,学徒们已经没有之前的那样怡然自得、置身事外,相反现在成了无头苍蝇般大吼大叫的、慌不择路的瞎跑。

     与之不同的是食铁蚁们占据大的优势,变得疯狂的它们攻击性增加,然后上演一场猎食的盛宴。学徒们扮演的是猎物以及弱者的角色。

     “救我!我还不想死!”一个女性学徒挣扎着向周围其他学徒求救,很可惜,学徒们选择了无视。自己都难保活命,凭什么去救别人。

     女学徒见没有一个人救自己,露出绝望的表情带有怨毒,她喊道:你们都跑不掉,你们的下场终究和我一样!死亡!

     食铁蚁围了上去残忍的将女学徒分尸带走,咔嚓~咔嚓~骨头的碎裂声刺激着每一个学徒,跑!

     “哦不!琳达!该死的蚂蚁!放开我的爱人!”男学徒在爱情面前勇敢的站出来面对食铁蚁,因为一只食铁蚁将一个女学徒给咬住,女学徒跑不掉。她将生的希望寄托于她的爱人。

     男学徒在爱的力量下决定不顾一切,他狠下心来从衣服中掏出一管红色药剂,拔掉药剂的软木塞,直接往嘴里灌。

     红色药剂进入身体中,男学徒忽然变得亢奋起来,某种气息出现在他周围,紧接着又拿出一个长方体的小盒子。

     有些肉痛但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及顾不得心疼不心疼,“阿瓦索!布达!”一道咒语从口中喊出。

     小木盒冒出一束银光,三只银色小箭飞出,凭空变大和铅笔一样长。

     叮!叮!叮!

     银色利箭射中想要伤害女学徒的食铁蚁,食铁蚁的身躯被一层石化给覆盖,成了一座石雕。危险解除,男女学徒很快就又在一起。

     目睹全过程的夏禾暗道:乖乖,那就是巫术的力量吗?虽然说借巧。但也别说红色药剂的力量。而且那个学徒忽然增强类似魔力的力量。

     “不行,既然我看到了那学徒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夏禾在心底里咆哮着,有了对方的物品,活下来的几率就更大了,似乎红色药剂类似激发魔力或者燃烧魔力增加威力。

     “得想个办法。”夏禾决定想个办法,制造一个‘意外’。总之夏禾认为自己和这异世界人不是同一物种。是的,他们只是外星人。

     “就不知道,这个身体有没有魔力,药剂是否有副作用。不得而知。”混在逃跑的人群中继续观察着其他学徒,夏禾认为学徒中真正的好东西还没有出现。

     也许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学徒中聪明的或是有底牌的又或者别的原因,只好停下漫无目的的逃跑,准备掀起反抗。反抗残忍的食铁蚁们。

     “不行,如果真让这些学徒躲过去,那么之前考虑的一切不是白费了么。”他现在手里只有一管迟迟每天扔出去的淡绿色药剂,效果类似信息干扰素。

     “如果药剂在人群中散布会出现什么情况?”夏禾决定赌一把,信息干扰素只是他猜测的效果,毕竟地球上的生物化学元素反应和异世界肯定有差别,更不提这还是一个魔幻力量的世界。

     夏禾小心谨慎的挪移到学徒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轻轻的掏出药剂,心里默数:一、二??三!手臂摆动药剂被扔了出去。

     啪!

     药剂管很脆弱落在地上就碎裂开了,药剂形成的烟雾在人群中逸散,“是谁扔的药剂!”脾气不好的学徒开始辱骂起来,其余的学徒也是纷纷回顾四周想要揪出罪魁祸首。

     “一定要成功啊!”夏禾无比希望药剂能够对人也能管用。吸入烟雾的学徒感觉内心深处升腾一股无名之火,很生气,好想破坏眼中看到的所有事物。

     眼睛变得通红起来,这名学徒只有一个想法,杀了眼前的学徒。他喝下红色药剂,微弱的魔力燃烧起来,皮肤变得滚烫起来,有热气从毛孔里冒出。被盯上的学徒只来得及说一句:你疯了吗?

     “高温蒸汽!”红了眼的学徒扑了上去死死的抱住对方,滚烫的蒸汽将对方烫的脱皮,鬼哭狼嚎的惨叫着。

     逐渐吸入药剂烟雾的学徒越来越多,红了眼睛的学徒手脚并用的去撕扯其他学徒,食铁蚁反而得了便宜,杀入学徒中。清醒的学徒咬牙切齿的躲避同类的攻击还有食铁蚁的杀戮行为。

     恨不得扒皮抽筋,喝血吃肉。是哪个杀千刀的叛徒做成如此令人不耻的行为。

     置身事外的巫师们注意到学徒中的骚乱,再不出手学徒们都得死光了。四位巫师互相点了点头示意必须阻止骚乱。

     “诸位,该出手救一些学徒了。”

     “是的,对方应该满足了。”

     巫师们来到食铁蚁身前“恐惧立场!”

     食铁蚁忽然停顿下来,全部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如同潮水般退去,但也有借此顺便抓住一个学徒拖走,巫师们只能选择无视。

     学徒间的骚乱还没有完全停止下来,已经有无辜的学徒开始死亡,而事情的俑作者夏禾浑水摸鱼,躲在后面扒那些重伤倒地的以及死去的学徒身上的物品。

     物品有红色药剂,还有玻璃珠大小不规则幽蓝色石头,先前遇到的那对从食铁蚁口中活下来的小情侣却死在学徒间的争斗,很讽刺的一件事。

     夏禾毫不客气的找到那个小木盒,现在它属于夏禾的。当巫师的视线回到学徒中来时,夏禾及时的收手,他的战利品:四管红色药剂,两管绿色药剂,七颗幽蓝色石头和发出利箭的木盒。

     坐收渔翁之利,夏禾认为又不是地球同类,死不死关他什么事情,如果真的有圣母正义感,穿越时整座小镇上满地的干尸都无视,人与人之间就是靠利益联系的。

     “综合自身使用的绿色药剂的效果来看,主要是使对方混乱。而红色药剂激发潜力让学徒的魔力燃烧起来。就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还是认知太少,无法做出判断。还有就是小木盒的威力看来此类物品很稀少,他看见的所有学徒都没有使用,不排除隐藏起来。几颗小石头肯定也有作用。到了巫师的世界就能解开了。”

     将夏禾带来的黑袍巫师伍格关注着夏禾,他的一举一动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所有的行动。他很好奇一个学徒是如何的冷血,为了活下来毫无底线的去对付其它学徒。和之前判若两人。

     “很适合我们黑巫师的路么。”伍格在心里说道。

     巫师们开始带着活下来的学徒们休整一下,而死去的学徒尸体就连洒在地上的鲜血都被食铁蚁们带走,一丝不留。

     “活下来了。”学徒们互相交流,巫师们也在商讨着。而夏禾拿出一管红色药剂,赤红色的液体在试管里晃动,显出迷人的色彩。这就是先前想要的药剂,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唾手可及。“就让我试试它的力量!”夏禾充满炽热的目光看着药剂,毫不犹豫的将它一口气喝下。

     轰!

     药剂充斥全身血液,犹如熊熊大火在燃烧。夏禾甚至看到眼前被蓝色的光点环绕。

     “这是什么?幻觉还是?”

     “力量!我感觉一种庞大的力量要爆发!”

     “魔力燃烧药剂!这绝对是燃烧魔力!我能感觉到!”

     “巫师的力量!令人沉醉!我一定要拥有它!不惜任何代价!”

     夏禾确定这就是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目标!